剧目集锦
· 古装剧
· 现代戏
· 折子戏
· 小淮戏
剧团荣誉

先进集体

个人荣誉
淮剧特辑
  • 此栏目下没有文章
  • 我们的团队
    ·国家二级艺术监督  徐建东
    ·国家二级作曲  周学伍
    ·国家二级演奏员  宋步宏
    ·国家二级演员  王 磊
    ·主任舞台技师  陈明
    ·国家一级编剧 陈明
    ·国家一级导演 蒋宏贵
     
    您现在的位置: 盐城市淮剧团 >> 剧目集锦 >> 现代戏 >> 正文  
    《鸡毛蒜皮》第二集剧本
    作者:陈 明    文章来源:陈 明    点击数:2468    更新时间:2013-3-23
      

    ·十二集淮剧电视剧

     

    十品村官(三部曲)

     

    第一部

     

    鸡毛蒜皮

     

    编剧:陈明

     

    第二集

     

    1、胡玉花、孔寅洋两家门前(黄昏·外)

    孔瑜琳:晓芸,配,配种的……

    【孔瑜琳的脸忽然僵住了

    陈晓芸:瑜琳哥,你,你怎么啦?

    【孔瑜琳的视线看着陈晓芸的后面。

    【陈晓芸转过身一看。

    【胡玉花恶狠狠的站在陈晓芸身后

    胡玉花:你想说什么?!

    孔瑜琳:没,没说什么。

    【孔瑜琳转身就跑。

    胡玉花:再来勾引我家晓芸,看我打断你的腿!

    陈晓芸:妈,看你说的多难听。

    胡玉花:难听?我要不说难听的,你就要难看了!
    (唱)

    二阴阳缺德性,

    装神弄鬼坑骗人。

    人的名,树的影,

    庄邻四舍他矮三分。

    你人大心大不争气,

    偏偏和小书呆子暗传情。

    只要妈妈有口气,

    决不让闺女嫁进仇家门。

    孔瑜琳躲在山墙口听着。

    【胡玉花唱完发现小桌上的化妆盒。

    胡玉花:啊,这化妆盒是这个小阴阳送给你的?

    陈晓芸:不是!

    胡玉花:你还嘴犟!这个小畜生,跟他老子一样鬼点子多,想用这小恩小惠勾引我家女儿,没门儿!

    【胡玉花抓起化妆盒欲摔。

    陈晓芸:妈!那是阿根送的!

    胡玉花:(举起的手僵在半空,意外而高兴地)啊?是阿根送的?啊呀!那可真是瞌睡送枕头,我这么就没想到这一茬呢!
    (唱)

    阿根老实人本分,

    聪明乖巧手脚勤。

    父母双亡虽苦命,

    没有文水有好名。

    为了老来有照应,

    招个女婿倒插门。

    只要是你们对我多孝顺,

    断了气眼睛闭得紧吞吞。

    【孔瑜琳躲在山墙口痛苦地听着。

    【阿根从鸡场回来,躲在一边听着。

    【陈晓芸没等胡玉花唱完就拂袖而去。

    【胡玉花唱完,转身不见陈晓芸,喊道。

    胡玉花:晓芸!晓芸!这个死丫头,她这是喝了迷魂汤……

    【胡玉花寻找晓芸,脚下一绊,摔倒。

    【阿根急忙上去搀扶。

    田阿根:啊呀妈呀,你老人家当心点!

    胡玉花:(惊喜地)啊!阿根,你叫我什么?

    田阿根:我?……

    胡玉花:就刚才,你叫我什么了?

    田阿根:我……我叫你三妈呀。

    胡玉花:不,去掉妈前面的三。

    田阿根:(想了想,喃喃地)三妈,去掉妈前面的三……那是妈呀。

    胡玉花:(夸张地)哎——!

    【山墙口,孔瑜琳气得七窍冒烟。

     

    2、村间小道(夜·外)

    【皓月当空。

    【月色下的村落。

    【村间小道上,尤三贵带着几分醉意走来,他五音不全地哼着“走……呀走,走到九月九呀……”。

     

    3、胡玉花家(夜·内·外)

    【胡玉花在小桌子边数钱,陈晓芸在研究饲料新配方。

    【尤三贵来到胡玉花家门口,推开门。

    尤三贵:阿呦喂,三姑奶奶,今天又进财了?

    胡玉花:三贵啊,你一身的酒气,在哪家灌的黄汤啊?

    尤三贵:自己家里。
    (唱)

    一条鱼二两油炸兰花瓣,

    三块五香豆腐干。

    四个炒鸡蛋,

    五两老酒解了馋。

    最后热茶泡冷饭,

    嘴巴一抹门一关。

    胡玉花:那个替你弄的菜?

    尤三贵: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陈晓芸:老组长,你一个人多不方便,就到我家来搭个伙吧。

    尤三贵:嘿嘿……常端你家碗,被人说长短,影响不好啊。

    胡玉花:你呀,这是找出理由来脱离群众。

    尤三贵:(出示合同书)呶,这是出售肉鸡的合同书,我都替你办妥了。这叫脱离群众吗?

    胡玉花:(看了看合同书)啊呀,三贵呀,怎么感谢你好呢?

    尤三贵:要你谢什么?帮助群众发家致富,是我们党员干部应尽的责任!不过,我奉劝你,争取早日成为五星文明户。再这样下去,鸡场要办垮的!

    胡玉花:这,这与办鸡场做生意有什么关系?

    尤三贵:关系重大!你想想,全县的个体养鸡场就有上千个,人家为什么就和你订合同?因为我们组是有名的文明村组,不会出售伪劣产品,人家信得过。

    胡玉花:这?

    尤三贵:这次订合同,我还替你撒了个谎,说你是我们组的五星文明户喃!

    陈晓芸:要是人家来鸡场考察,一看我们家只有四颗星……

    尤三贵:明摆着嘛!就是冒牌文明户!弄不好,还要影响村里其他养殖户的声誉。大家不把你头骂臭了才怪!

    胡玉花:这……这么严重么?

    尤三贵:到时候,你产品没有人要,就知道厉害了。

    胡玉花:老组长,你就不能发发善心,替我挂上第五颗星吗?

    尤三贵:嘿嘿,这是原则问题,条件不够,决不挂星!

    胡玉花:你不要圆则扁则的,你原则几十年了,不还是个小组长吗?退下来,最多二十元生活费。

    【尤三贵叹了一口气,掏烟,见是空烟壳子,掏出钱来。

    尤三贵:晓芸,替我去买包阿三妈。

    陈晓芸:只有阿诗玛,没有阿三妈。

    尤三贵:三妈四妈一个样,拿钱去。

    陈晓芸:你留着自己用吧。

    【陈晓芸拿了手电筒要出门,尤三贵硬是要给钱,两人推托了一阵,最终陈晓芸没收钱走了。

    尤三贵:真是个孝顺闺女。

     

     

    4、养鸡场(夜·外)

    【田阿根拿着手电筒在养鸡场点着鸡数。

    田阿根:(喃喃地)怪了,怎么少了一只良种鸡……123456……是少了一只……

    【田阿根围着养鸡场寻找着。

    【陈晓芸打着手电筒走来。

    陈晓芸:阿根,你还在干什么?

    田阿根:晓芸,少了一只鸡。

    陈晓芸:不会吧,你再找找,我去给老组长买包烟,马上回来。

    【陈晓芸远去,田阿根继续寻鸡。

     

    5、胡玉花家(夜·内)

    【尤三贵坐在门框边,他和胡玉花单独在一起,似乎感到一点小小的尴尬。

    【胡玉花给尤三贵倒了一杯茶,放在桌上。

    胡玉花:三贵呀,坐到这边来。

    尤三贵:不了不了,坐这块蛮好。坐这块蛮好。

    【尤三贵低着头,不敢正视胡玉花,少顷,缓缓抬起头瞄了瞄胡玉花。

    【胡玉花正用火辣辣的眼光看着他。

    尤三贵:(没话找话地)三……三姑奶奶,你家晓芸,真是个好闺女,啊。

    胡玉花:真心欢喜,就让她认你做爸。

    尤三贵:这……我没得这个福气哟!

    胡玉花:你呀!
    (唱)

    难道说你注定就是孤命,

    难道说你甘愿孤单终身?

    尤三贵:(唱)

    如果尤三贵有福命,

    老婆不该早归阴。

    胡玉花:(唱)

    饥寒饱暖谁照应,

    夜伴孤灯可冷清?

    梁上燕子成双对,

    你也应该欢度晚年享天伦。

    尤三贵:(唱)

    尤三贵生来是贱命,

    大侄子也曾带我住进城。

    住高楼闲得浑身骨头疼,

    住茅屋虽然忙碌心安宁。

    自知冷暖烧三顿,

    白天身劳累,

    一觉到天明。

    胡玉花:(唱)

    若是你头疼脑热身患病,

    尤三贵:(唱)

    大病住医院,小病看门诊。

    胡玉花:(唱)

    待到年老谁过问?

    尤三贵:(唱)

    本组的敬老院里养精神。

    胡玉花:你呀……你是死脑瓜子不通气。

    尤三贵:嘿嘿……大半辈子下土啦!

    胡玉花:人家七老八十的还双双对对去领结婚证喃。

    尤三贵:人家是人家,我是我,嘿嘿,说得人怪难为情的呢。

    胡玉花:这有什么难为情的?你呀!坐到这边来,我又不会把你吃了。

    【尤三贵在桌边坐下。

    【胡玉花发现尤三贵裤腿上有个洞,大笑起来。

    尤三贵:你笑什么?

    胡玉花:我笑你裤腿上破了这么大的洞。

    尤三贵:光棍苦,裤子破了没人补。

    胡玉花:你有心想人补,还愁没人补吗?

     

    6、孔寅洋、胡玉花两家门前(夜·外)

    【孔寅洋开门走出,蹑手蹑脚来到胡玉花门外。

    【胡玉花家传出声音,孔寅洋躲在一边听着。

    胡玉花:快把裤子脱下来!

    孔寅洋:(喃喃地)啊!脱裤子了……

    尤三贵:你……三姑奶奶,你这是……

    胡玉花:那么大的洞,亏你走得出去。

     

    7、胡玉花家(夜·内)

    尤三贵:这……嘿嘿……

    胡玉花:嫌我粗针粗线的?

    尤三贵:不不不,你三姑奶奶描龙绣凤,谁不夸你是双巧手?

     【胡玉花进内拿出一条裤子递给尤三贵。

    胡玉花:换下来。

     

    8、孔寅洋、胡玉花两家门前(夜·外)

    尤三贵:好,好。嘿嘿,你……是不是回避一下?

    孔寅洋:(喃喃地)咳——!我孔寅洋满腹文才,还不如老尤三贵讨她欢心。嘿嘿……嘿嘿……。

    【孔寅洋悻悻地回了自己的家。

    【陈晓芸买香烟回来,正遇到孔寅洋回家,孔寅洋朝陈晓芸神秘的一笑,关门。她看看孔瑜琳紧闭的窗户,哀叹了一声。

    陈晓芸:(唱)

    二叔他似笑非笑难分辨,

    晓芸我一团疑雾涌眼前。

    瑜琳他下午欲言话又咽,

    看神情似有苦衷埋心田。

    曾约定每晚河边暗相会,

    今夜晚无故失约太突然。

    难道说我俩关系被发现,

    他父亲百般阻挠施虎威。

    难道说瑜琳动摇已妥协,

    欲断情丝又难开言。

    瑜琳哥啊,你不该瞒实情闭门不见……

    晓芸我通情达理决不纠缠,

    月光下悄然无声窗紧闭……

    说不清又是气、又是怨、又是爱、又是恨、

    又是怜悯、又是难舍,心乱如麻感慨万千。

     

    9、胡玉花家(夜·内)

    【尤三贵换上新裤子,正在系裤带,晓芸推门而入,尤三贵显得尴尬。

    陈晓芸:老组长,烟买来了。

    尤三贵:(解嘲地)承蒙你妈,替我补裤子呢!

    陈晓芸:你呀,早就该请我妈了。

     

    10、孔寅洋家(夜·内)

    【孔寅洋将菜刀在水缸边沿上磨了磨,然后舀了一碗水,抓了一撮盐放进水碗。

    【孔寅洋哼着小曲,从篓子里拿出鸡子,举刀欲宰。

    孔瑜琳:爸,你这是干什么?

    孔寅洋:隔壁跑过来的,杀了喝老酒!

    孔瑜琳:这鸡你杀不得! 

    孔寅洋:看把你怕的,杀鸡又不是杀人。

    孔瑜琳:这是三妈家的良种鸡!

    孔寅洋:就是良种猪我也要杀!咦……她家的事情你怎么知道的?看来你是埋在老子身边的叛徒、内奸、定时炸弹!从今往后,不许你同她家小狐狸精来来去去,眉来眼去!这鸡我非杀不可……

    孔瑜琳:杀不得!

    【孔瑜琳与孔寅洋抢鸡,两人失手,良种鸡在屋里飞跳起来,两人又开始捉鸡。

     

    11、胡玉花家(夜·内)

    【田阿根推门而入。

    田阿根:三妈,西边鸡窝里少了一只鸡!

    胡玉花:啊!鸡子怎么会少了的?

    陈晓芸:阿根,你再去找找。

    田阿根:家前屋后全都找遍了,连个鸡毛都没得!

    胡玉花:阿根,少的哪一种鸡?

    田阿根:是老组长帮着从农科所买的那种良种鸡!

    尤三贵:是欧州三号?

    胡玉花:啊呀,这是我们家的种鸡呀!种蛋三块钱一只哪!

    陈晓芸:妈,你别着急,鸡子总不能飞上天去吧?

    田阿根:就是狗拖去总有几根毛呀!

    胡玉花:这里面肯定有人玩鬼!

    【田阿根忽然想起了什么。

    【闪回:

    【田阿根走到山墙拐弯口,孔瑜琳的纸条正好打在他的头上。

    【田阿根捡起纸条摊开看着。

    【纸条上写着:配种的鸡在我家。

    【田阿根看了看孔瑜琳的窗口,骂了一声:“下流!”扔掉了纸条。(闪回完)

    田阿根:三妈,我看孔寅洋家是重点嫌疑!

    胡玉花:(怒气顿生)阿根,跟我去,找那个老东西去。

    尤三贵:站住!无凭无据诬陷别人是要吃官司的!你们谁都不要动,让我去侦探侦探。

    【尤三贵捞了捞那不太合身的裤子,出了门。

     

    12、孔寅洋家(夜·内·外)

    【孔家父子还在抢鸡。

    孔瑜琳:爸,这鸡你不能杀!

    孔寅洋:这事不用你管……

    【尤三贵来到孔寅洋家门外。

    尤三贵:孔寅洋在家吗?孔二先生……

    【慌乱中孔寅洋向儿子摇手。

    孔瑜琳:老组长,我爸说他不在家。

    【孔寅洋将孔瑜琳推入房中,手忙脚乱地将鸡反扣在篓子里。

    尤三贵:孔二先生,你在家,你真的不让我进门?

    【孔寅洋无奈开了门。

    【尤三贵走进,一眼发现地上的盐水碗和孔寅洋手中的菜刀,心里已有所悟。

    孔寅洋:老组长,这么晚了,还没有休息呀?

    尤三贵:当干部的,就是早起晚睡的命哪。(故意嗅嗅鼻子)孔二先生哪,你也跟三妈学习养鸡啦?

    孔寅洋:养鸡、养鸭、喂猪、喂羊是发血财!我还是搞我的脑力劳动。

    尤三贵:不要瞒我了,一进门就闻到一股鸡腥味。

    孔寅洋:我家没得鸡!

    尤三贵:你这……这水碗……

    孔寅洋:是我练少林功喝的盐开水。

    尤三贵:嘿嘿,练功可不要走火入魔啊……

    【孔寅洋看了看尤三贵换上的新裤子,以攻为守。

    孔寅洋:尤大组长,你破裤子换上新裤子,快活得没手抓痒了吧,拿我开什么穷心哪?

    尤三贵:(一怔)看来你是在盯我的梢哪!三爷当了几十年的干部,一向光明正大,处理问题从来是对事不对人。

    孔寅洋:但愿你一碗水端端平。

    尤三贵:那当然啦。喂,隔壁有只鸡跑过来了吗?

    孔寅洋:鸡子?我没看见。

    尤三贵:算了,算了,以后让她管管好。

    孔寅洋:我真的没看见。

    【篓子里一阵响动。

    尤三贵:(旁唱)

    看他慌张神不定,

    篓子里明明有声音。

    我若是掀开看究竟,

    又恐他当面难为情。

    倒不如将计就计篓子训,

    好让他借梯下楼得过门。

    (白)你没看见,其它有没有人看见哪?

    孔寅洋:什么人也没有!

    尤三贵:错了。人没有,有物,你屁股下面的篓子不是没有离家吗,我问问它。

    孔寅洋:(惊恐地)你真会开玩笑,篓子能说话吗?

    尤三贵:我自有办法让它开口。(走近篓子)篓子啊!篓子……你可曾看见隔壁的良种鸡跑过来的?哎──你怎么不开口呀?

    孔寅洋:老组长,你不要白费心事啦。

    尤三贵:它不开口,我决不甘心。请你走走开!篓子啊,好一个篓子!
    (唱)

    原是南山翠竹高又挺,

    根根丝丝编成形。

    你虽不是人有灵性,

    浑身都是小眼睛。

    你也曾污水沟里打过滚,

    几番淘洗才洁身。

    孔寅洋:(旁唱)

    老组长一旁篓子问,

    旁敲侧击戳我心。

    今日捉鸡露动静,

    只怕惹火自烧身。

    鸡在篓子里身不动,

    我还是故作镇定稳住神。

    【尤三贵顺手拿起一根扁担对着竹篓。

    尤三贵:哎,你怎么还不开口啊?

    孔寅洋:没有什么好说的。

    尤三贵:我是问篓子的。

    孔寅洋:我是替你干着急。

    尤三贵:你急我不急,思想转变总得有个过程嘛。

    孔寅洋:呃……是是……

    尤三贵:篓子啊!

    (唱)

    三爷把你来劝说,

    莫打如意小算盘。

    见风就当急转舵,

    顶风逆流能翻船。

    村规民约你有数,

    我尤三贵执法如山不含糊!

    尤三贵:哎,你怎么还不开口啊?

    孔寅洋:老组长,篓子确实不会说话喃!

    尤三贵:(怒喝)大胆篓子!
    (唱)

    骂一声篓子你太任性,

    我左说右劝不开声!

    你故作不知真情隐,

    我骂你不该存歪心!

    你莫把小事来看轻,

    由小到大怨更深。

    左邻右舍不安定,

    我骂你冷酷没良心!

    这两家冈(左边口,右边冈)冈吵吵不宁静,

    评不上文明五星好家庭。

    丑名远扬多难听,

    我骂你无情太狠心!

    我给你一点搽脸粉,

    你偏偏得过门时不过门。

    为何固执不清醒,

    我骂你浆糊迷住心!

    苦口婆心话说尽,

    你究竟动心不动心?

    若再闭口不答应,

    休怪我动大刑开膛破肚

    看看你倒底是什么心!

    【孔瑜琳从房间里走出。

    孔瑜琳:爸,你不要再兜圈子了。

    【孔寅洋怒瞪着孔瑜琳。

    【尤三贵嘲讽地看着孔寅洋。

    【孔寅洋显出一脸的无奈。

    孔寅洋:他妈妈的!这鸡又不是我跑到她家去捉的!

    尤三贵:哈哈哈……孔二先生,这不怪你,不怪你,是瘟症鸡自己跑过来的。很简单嘛,……

    【尤三贵做起示范动作。

    尤三贵:鸡子跳到篓子上,脚一着劲,篓子朝过一翻,不是正好把它罩在里面吗?

    【孔寅洋会意地笑了。

    孔寅洋:唉……哎,对……对对……。

    【三人发出不同的笑声。

     

    13、胡玉花、孔寅洋两家门前(夜·外)

    【胡玉花的窗口映照着胡玉花缝补裤子的剪影。

    【画外伴唱:

    溶溶月色窗棂外,

    淡淡凉风扑面来。

    针针连着情和爱,

    针线牵动心扉开。

    【尤三贵自孔寅洋家走出,站在胡玉花的门外,看到胡玉花缝补裤子的身影,颇为感动。

     

    14、胡玉花家(夜·内·外)

    【胡玉花在灯下缝补裤子。

    胡玉花: (唱)

    手拿针线寄企盼,

    绣颗心儿红彤彤。

    红彤彤,仔细看,

    孤影浮现眼帘间。

    为群众他热心热意披肝胆,

    为集体终日操劳腿不闲。

    那一年洪水漫漫决堤岸,

    他带头截流堵漏免受淹。

    想当初帮我致富把鸡场办,

    为我排忧又解难。

    东奔西跑流尽汗,

    关怀备至恩如山。

    我又是怜爱又感叹,

    美好愿望藏胸间。

    多少次要敞心扉给他看。

    又常常欲说还羞启齿难。

    【胡玉花将一条神功带夹到补好的裤子里。

    【尤三贵提鸡子进门。

    尤三贵:三姑奶奶……你看,鸡子找回来了。

    【孔寅洋悄然来到门外。

    胡玉花:可找回来了!真谢谢你了。

    田阿根:我说是老孔二偷去的吧?

    尤三贵:混帐话!鸡子跑到人家去,跳到桌上拉屎,这不作践人?孔寅洋替你们捉住正要送过来。以后要把鸡子管管好,同孔寅洋要搞好团结。

    【门外,孔寅洋羞愧地离去。

    胡玉花:好,听你老组长的。阿根,把鸡子送下窝。

    【阿根应声捧着鸡去了养鸡场,尤三贵欲走。

    胡玉花:三贵……(将补好的裤子递过去)呶,可不要嫌粗针粗线的。

    尤三贵:谢谢,谢谢!(发现衣服里夹着一副药物神功带)啊,还替我准备了一条裤带子哪……我腰里有的是。

    胡玉花:你再仔细看看,是裤带子吗?

    尤三贵:倒象个武装带子了。

    胡玉花:这是药物505神功带,扎上它能治什么心疼病、胃疼病、腰啊、肝啊、脾啊,什么都能治。你不是有个气喘病吗?这是我新买的,送把你的。

    尤三贵:啊,这……
    (旁唱)

    这件事倒有些出人意外,

    胡玉花:(旁唱)

    我这里深情全在带中埋。

    尤三贵:(旁唱)

    莫看这小小一根神功带,

    却将我紧闭的心扉来启开。

    胡玉花:(旁唱)

    我也想两根苦藤连一块,

    心贴心儿免凄哀。

    尤三贵:(旁唱)

    我也想吃个热饭和热菜,

    胡玉花:(旁唱)

    闲暇时谈谈说说开胸怀。

    尤三贵:(旁唱)

    舒心适意工作干,

    胡玉花:(旁唱)

    熬尽苦难甜头来。

    尤三贵:(接唱)

    我尤三贵光明正大几十载,

    不能让群众误解我怀鬼胎。

    细寻思还当慎重来对待,

    神功带不能随便收下来。

    不能将党的形象来破坏,

    迈出的步子不能歪。

    怎么办?倒不如故意惹她来责怪,

    演一出山伯不解祝英台假作三分呆。

    胡玉花:怎么样,扎起来试试。

    尤三贵:不不不,我尤三贵大小也算一级干部,平时吃你家只把鸡蛋,大不了是个口头贪污,收礼受贿就是腐败了。

    胡玉花:(一怔)难道我是向你行贿的?我是……

    尤三贵:我知道,我支持你发家致富,你过意不去,要感谢我。可这是我们当干部的应尽责任嘛。

    胡玉花:(失望地)你不要……

    尤三贵:不……不能要。

    胡玉花:(操起剪刀)算我看错了人!

    尤三贵:(拦住)不能剪,不能剪!三姑奶奶,我领情,我领情!(夺过神功带)

    胡玉花:(笑)让我替你扎起来。

    【强行替尤三贵扎带子。尤三贵举手投降般地扭扭捏捏。

     

    15、孔寅洋、胡玉花两家门前(日·外)

    【孔寅洋在自家门前敞棚里听收音机,记录信息。

    【胡玉花和田阿根在门前将鸡蛋装箱。

    【养鸡场一阵鸡子的鸣叫传过来。

    【孔寅洋被鸡鸣搞得五心烦躁,他站起欲冲着胡玉花喊几句,张口又不知道骂什么好。

    【鸡鸣声越来越大,孔寅洋进屋拿出一支爆竹点燃,朝鸡场方向摔过去:“嗵──托”!

    【鸡声顿止,田阿根、胡玉花猛吃一惊。

    孔寅洋:你有鸡子叫,我有天地炮……

    【孔寅洋得意地进了屋。

    胡玉花:老东西这几天作的什么怪呀?

    田阿根:听说他要做六十大寿,好象还没有到日子喃。

    胡玉花:鸡子生蛋少,莫不是他放鞭炮吓了的?

    田阿根:一点不错,人还被吓得惊魂丧胆呢,何况鸡子胆小?

    胡玉花:阿根哪,这个老东西鬼点子多呢,你要多留点神啊。

    田阿根:三妈放心,我就是睡觉总要睁一只眼。

    胡玉花:来来来,坐下来歇歇。

    田阿根:三妈,我不累,我得赶早把鸡蛋运到城里,早卖早回家,让三妈你早点数钞票。

    胡玉花:阿根啊,你就是跟三妈贴心。我呀,找女婿就要找象你这样的人!

    田阿根:三妈,我家里穷,又没文化,……。

    胡玉花:会拣的拣儿郎,不会拣的拣家当。你呀,能吃苦,做人老实本份,将来靠得住。

    田阿根:(憨笑)嘿嘿,可是晓芸她……

    胡玉花:晓芸对你印象也不错,你呀,要多找晓芸谈谈,比如养鸡的事啊,卖蛋的事啊……你要主动些,男子汉嘛。谈恋爱,谈恋爱,不谈就能爱了吗?

    田阿根:(憨厚地)三妈,想不到,你在这方面还是个老手喃!

    胡玉花:瞎嚼舌头!三妈这是替你着急,懂吗?

    田阿根:三妈,从今往后,我就象头驴子来拉磨,在你家永转磨磨圈。

    【胡玉花帮着田阿根将鸡蛋筐装上了小船。

    【小船远去。

     

    16、小河·船上·岸上(日·外)

    【田阿根开心的划着小船。

    田阿根: (唱)

    三妈她——

    一番话细细品味心里悟,

    她已是看中我这个穷小伙。

    (伴唱)

    这真是冬月里送来一盆火,

    要过河对岸飘来一只船。

    田阿根: (唱)

    但不知小芸心里可有我?

    眼目下她和瑜琳正热乎,

    瑜琳他好比城里楼一座,

    我好比乡下茅屋矮又粗。

    怕只怕人比人来货比货,

    到头来吃不到葡萄牙先酸。

    好在有三妈为我来作主,

    我这里一盆脂油润心窝。

    【河岸上有几位妇女正在棉花田里打农药,见田阿根就喊起来。

    妇女甲:阿根,什么事这么高兴!

    田阿根:啊啊,不告诉你们!

    妇女乙:阿根,不会是你找上媳妇了吧?

    田阿根:你们怎么知道的?

    妇女丙:阿根,是谁家闺女?

    田阿根:是晓芸!

    妇女甲:阿根,你吹牛!

    田阿根:不信,你们去问三妈!

    【河对岸,孔瑜琳听到这段对话,缄默无言。

    【第二集完。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淮剧论坛
    版权所有:盐城市淮剧团 地址:盐城市盐都新区乾坤南路1号 邮编:224005
    联系电话:0515—88438486 传真:0515—88406855
    Copyright @ 2011 盐城市淮剧团,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号:苏ICP备1000654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