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目集锦
· 古装剧
· 现代戏
· 折子戏
· 小淮戏
剧团荣誉

先进集体

个人荣誉
淮剧特辑
  • 此栏目下没有文章
  • 我们的团队
    ·国家二级艺术监督  徐建东
    ·国家二级作曲  周学伍
    ·国家二级演奏员  宋步宏
    ·国家二级演员  王 磊
    ·主任舞台技师  陈明
    ·国家一级编剧 陈明
    ·国家一级导演 蒋宏贵
     
    您现在的位置: 盐城市淮剧团 >> 剧目集锦 >> 现代戏 >> 正文  
    《鸡毛蒜皮》第一集剧本
    作者:陈 明    文章来源:陈 明    点击数:2713    更新时间:2013-3-23
      

    ·十二集淮剧电视剧

     

    十品村官(三部曲)

     

    第一部

     

    鸡毛蒜皮

     

    编剧:陈明

     

    第一集

     

      物:

    尤三贵:男,五十多岁,村民小组长。

    胡玉花:女,五十多岁,人称三寡妇。

    陈晓芸:女,二十多岁,胡玉花的女儿。

    田阿根:男,二十多岁,胡玉花家的帮工。

    孔寅洋:男,五十多岁,曾是风水先生,人称孔阴阳。

    孔瑜琳:男,二十多岁,孔寅洋的儿子。

    刘长发:男,五十多岁,村民。


    1
    、村民刘长发的新宅地基工地(日·外)

     

    【特写:一只风水罗盘放在地基中央。

    【一只手入画,悠悠转动着罗盘。

    【工地上的村民们围着孔寅洋,孔寅洋故弄玄虚地朝罗盘指针的方向瞄了瞄。然后随着风水术语转动着身子。

    孔寅洋:手捧罗盘面朝南,屋前屋后金水潭;手捧罗盘面朝东,华堂赛过龙王宫;手捧罗盘面朝北;多子多孙多寿福;手捧罗盘面朝西,官运亨通金榜题。

    【村民们齐声叫好。

    刘长发:孔先生,这么说,我家房子能建在这块地上?

    【孔寅洋悠悠地晃了晃头。

    刘长发:太好了!(转身)二狗子、三棒子、金塔、银锁,开夯!

    孔寅洋:慢!

    【孔寅洋朝南方远处看着。

    【正前方远处有一个养鸡场。养鸡场的主人是人称三寡妇的胡玉花。

    刘长发:孔先生,怎么啦?

    【孔寅洋转着罗盘不断掐算着,皱着眉头直摇头。

    刘长发:孔先生,到底怎么啦?

    孔寅洋:(摇摇头)不好说,不好说……。

    刘长发:(递上一支烟)孔先生,有什么栉翘,请你直说。

    孔寅洋:(还是摇摇头)不好说,不好说……。

    刘长发:(掏出50元钱,塞给孔寅洋)孔先生,为了盖房子我苦了十几年,请你千万千万帮我把把关。

    孔寅洋:长发,既然你这么信得过我,我就直说了吧。(唱)

    孔寅洋:(唱)

    这房基阴阳颠倒不顺向,

    水火同脉柔克刚。

    门朝东开财运挡,

    门朝西开寿不长。

    门朝北开阴气旺,

    门朝南开……哎呀呀,正好对着养鸡场。

    刘长发:(白)三寡妇的养鸡场碍我家什么事啊?

    孔寅洋:(唱)

    常言道鸡鸣早晚必冲撞,

    三寡妇属蛇你属羊。

    更何况蛇胆包天敢吞象,

    只怕你连皮带骨被吃光。

    这辈子福禄寿财全无望,

    我劝你另择房基免祸殃。

    刘长发:啊!这可怎么办?

    孔寅洋:换地方,这里不能盖。

    刘长发:孔先生,审批宅地,手续很麻烦,有没有办法解一解?

    孔寅洋:办法倒是有。

    孔寅洋:(唱)

    你必须破财免灾把门上

    借她门前做道场。

    猪头三牲供桌上,

    点起四炷万寿香。

    我一手握住斩妖剑,

    一手托住百宝箱。

    洋鼓洋号请一趟,

    从鸡场绕到她屋中央。

    我包你财源滚滚潮水淌,

    到时候跨过小康成大亨。

    刘长发:好!我这就去求三寡妇!

     

    2、胡玉花家(日·内)

    【胡玉花拍案而起。

    胡玉花:放他娘的屁!

    刘长发:老姐姐,你别发火!孔先生也是为我好,你就看在我的面子上……

    胡玉花:长发,都什么年月了,你还信他这套骗人的鬼话?

    刘长发:老姐姐,这不是图个吉利嘛!他既然说了,这道场不做,就是房子盖成了,我这心里呀,要堵一辈子。

    胡玉花:别信他胡说八道。走,我去找这个鬼阴阳,让他当面说清楚!

    【胡玉花风风火火冲出家门。

    刘长发:(跟着)哎哎,老姐姐!老姐姐……

     

    3、村民刘长发的新宅地基工地(日·外)

    【孔寅洋仍在刘长发新宅地基工地上转悠。

    【几个村民围坐在河边打牌。

    【胡玉花怒冲冲跑来。

    胡玉花:孔阴阳!你捧着罗盘骗钱,骗到我三奶奶头上了!

    孔寅洋:哎哎,三寡妇,你不要胡说八道,什么骗钱?看风水是知识产权你懂不懂?

    【村民们围了过来。

    胡玉花:什么狗屁知识产权!迷信活动!(唱)

    你东游西荡搞迷信,

    手拿罗盘装鬼神。

    骗吃骗喝把日子混,

    我问你儿子面前怎做人。

    孔寅洋:(唱)

    看风水自古是学问,

    谈学问和你说不清。

    斗大的一字都不认,

    管闲事先要脱盲再逞能。

    胡玉花:(唱)

    我没有文化心术正,

    你满腹文水坑骗人。

    这闲事别人不管我敢问,

    姑奶奶天生是你大克星。

    孔寅洋:(唱)

    克星克掉丈夫命,

    落得个寡居苦伶仃。

    爹爹天生命就硬,

    横竖不怕你扫帚星。

    胡玉花:(怒不可遏)孔阴阳!你绝子绝孙绝八代!

    【胡玉花恼怒之下一把抢过孔寅洋的罗盘,扔进河里。

    孔寅洋:(被激怒了)你这个扫帚星!你这个丧门星!你要守八辈子寡……

    【孔寅洋与胡玉花扭打起来。

    【村民们围上去劝架。

    孔寅洋:……你个臭寡妇!烂寡妇!偷汉子的寡妇!

    【孔寅洋随口的唾骂激怒了胡玉花,胡玉花对着孔寅洋猛打了一个耳光。

    【孔寅洋跌到在地,揉揉嘴,吐出一颗门牙。

    【孔寅洋一跃身,想还击胡玉花。

    【村民组长尤三贵赶来,举起小喇叭。

    尤三贵:住手!

     

    4、一组镜头

    【全体村民开会。

    【尤三贵向村民们选读《村民文明公约》。

    【一位大嫂帮助五保户大娘梳头。

    【特写:“三星文明户”贴在门框上。

    【一位老汉拉着车艰难地上坡,两个小伙子跑过来帮着推车。

    【特写:“四星文明户”贴在门边。

    【一群妇女饶有兴趣地看着计划生育宣传栏。

    【特写:“五星文明户”红旗挂上一村民家的正堂。

    【尤三贵挑着一担水倒进了孤寡老人的水缸。

    【……。

    【伴着以上画面,出现画外合唱:

    邻里相亲互照应,

    家庭和睦孝双亲。

    不赌博,不超生,

    文明公约要记清。

    家家户户争先进,

    门头高高挂五星。

     

    5、村民会场(日·外)

    【尤三贵正在对村民们讲话。

    尤三贵:喂,大家静一静,现在开会了。赵旺发补交了去年的两项上缴;钱秀英做了结扎手术;张小芹搞好了婆媳关系;曹银锁一年没有跟人吵架……现在,本组长为这四家授上“五星文明红旗”。

    【众鼓掌喝彩。

    尤三贵:从此,我们村民小组,除了两家“四星户”,其他各户全部挂上了“五星文明红旗”。这两家“四星户”我就不点名了……

    【孔寅洋耷拉着脑袋。

    【胡玉花冲着孔寅洋瞪了一眼。

    尤三贵:希望这两家加油,不要拖了我们村民小组“满堂红”的后腿。

     

    6、孔寅洋、胡玉花两家门前(黄昏·外)

    【两户人家紧靠一起,东边是孔寅洋家的平房,西边是胡玉花家的楼房。门前是一条河,屋后有条路。沿着两家屋山头朝南至河边,插了一道竹篱笆,算是两家的“三八线”。由于风吹雨淋,篱笆已稀疏断塌,矮的地方能够一跨而过。

    【孔寅洋门前的敞棚下放着一张小木桌,桌上放着收录机、钢板、铁笔和刻印好的小册子。收音机里正播送着农村风格的音乐。

    【孔寅洋得意地将一幅“出售致富信息”的布幡高高挂起,然后回到敞棚下。

    【收音机里传出主持人的声音:听众朋友们好,又到了《致富经》栏目与您见面的时间。今天,我们请来了省农科院的王大进教授,请他给大家讲几条能让农民致富的“致富经”……。

    【孔寅洋听着、记着……。

     

    7、小河·岸上(黄昏·外)

    【胡玉花的女儿陈晓芸划着小木船在小河面上行驶。

    【河岸的小路边,孔寅洋的儿子孔瑜琳正蹲在路边捣鼓着自行车。

    【陈晓芸看到了河岸上的孔瑜琳。

    陈晓芸:瑜琳哥,你怎么啦?

    孔瑜琳:晓芸!啊呀呀,车子的链条坏了。

    陈晓芸:能修好吗?

    孔瑜琳:不行。链条断了。

    陈晓芸:那上船吧!

    【陈晓芸将小船靠了岸。

    【孔瑜琳将自行车扛到船边,陈晓芸接过自行车。

    【孔瑜琳纵身一跃上了船。

    孔瑜琳:晓芸,我来划。

    【孔瑜琳将船划起,陈晓芸背朝前方坐在床头,看着孔瑜琳。

    【孔瑜琳在船尾划着船,看着陈晓芸。

      唱: 柳丝随风相依偎,

    黄花彩蝶眼前追。

    孔瑜琳:(唱)

    水中双浆慢慢剪,

    荡起浪花轻轻飞。

    陈晓芸:(唱)

    儿时友情又重现, 

    两小无猜映眼帘。

    孔瑜琳:(唱)

    芦荡深处同戏水。

    陈晓芸:(唱)

    菜花丛中抵足眠。

    孔瑜琳:(唱)

    童年往事细回味。

    陈晓芸:(唱)

    回味同年更觉甜。

    他如今省城读书将毕业,

    我在家创办鸡场整四年。

    眼看他踌躇满志宏图展,

    我却是根植乡间一棵苇。

    叹只叹城乡有别不相配……

    孔瑜琳:(唱)

    盼只盼童年旧梦红线牵。

    无奈两家有宿怨,

    时常冲突起烽烟。

    我也曾瞒着父亲去解劝,

    她母亲冷眼相待不拢边。

    檐靠檐如同敌国边界线,

    又怎能如愿以偿结姻缘。

     

    8、胡玉花家的养鸡场(黄昏·外)

    【紧靠胡玉花家西边的养鸡场,胡玉花将一桶水冲到鸡食槽上,然后洗刷鸡场。

     

    9、孔寅洋、胡玉花两家门前(黄昏·外)

    【得意地拿起摘录的信息。

    孔寅洋:又是三条新信息!(唱)

    羊恋草坡鸟恋树,

    顺风顺水好行船。

    自从我砸掉罗盘改了过,

    本村里抬头做人心胸宽。

    多少人靠党政策致了富,

    我却在致富路上转陀螺。

    前些时食品总厂收大蒜,

    剥蒜头十指疼痛两臂酸。

    收入微薄人吃苦,

    蒜味熏得眼模糊。

    幸亏我摸准行情忙转舵,

    出卖信息赚钱多。

    本小利宽轻巧活,

    免得是迷信误人惹罗嗦。

    【一只大公鸡从篱笆洞钻到“分界线”的这一边。

    【孔寅洋狠狠一脚,大公鸡“啯啯”飞回胡玉花那一边。

    【胡玉花正从养鸡场回到自家门前。

    胡玉花:哪个的猪爪子发痒?

    【孔寅洋立即作打拳状。

    孔寅洋:二爷我练练少林功夫……

    胡玉花:我家的鸡惹你哪?

    孔寅洋:越过了分界线,侵犯我家领土,我就要把它赶出去!

    胡玉花:鸡是畜生,只有畜生才跟畜生计较!

    孔寅洋:嘴里干净些,要不看你是个寡妇,二爷我这双手不是吃素的!

    胡玉花:三奶奶我手上也没有种菜,一巴掌打掉你两颗牙的日子忘了吗?

    孔寅洋:我孔二是冬天喝凉水,滴滴在心。可如今不是过去,我警告你……(边说边走到分界凹槽)

    胡玉花:来呀,再跨一步姑奶奶看看?(拿起扁担来)

    孔寅洋:(连连后退)你家亡人鸡子一天到晚嚎丧,鸡毛到处飞,满院子鸡屎臭,你家只图发财,闹得人家不得安身!

    胡玉花:就是要把你急出红眼病来喃!(唱)

    鸡场虽小倒兴旺,

    每天出蛋几大筐。

    生意兴隆财源旺,

    天天见钱称小康。

    胡玉花:(唱)

    建房时高你家一砖不肯让,

    现如今二层洋楼正朝阳

    不象你铁锤敲锣没声响,

    只愁得皮包骨头象木桩。

    孔寅洋:嘿嘿……(唱)

    办鸡场发血财终无久享,

    我孔寅洋脑力劳动比你风光。

    更喜得儿子生来有志向,

    眼看是小树成材作栋梁。

    我断气有个儿子披麻执杖……

    不象你……

    胡玉花:我?我有的是姑娘,还是全县有名的养鸡能手呢。

    孔寅洋:姑娘?嘿嘿……(接唱)

    可就是手提灯笼引路无光。

    胡玉花:我没得儿子将来招女婿,奶奶有的是钱,大姆指头比你腰粗!

    【胡玉花家的帮工田阿根挑着鸡饲料来到门前。

    孔寅洋:我儿子是个大学生,过去算是举人,马上是国家干部,吃的是皇粮,你拿钱买得到吗?

    田阿根:二先生哪,你跟三妈相比,是阴盛阳衰。

    孔寅洋:你他妈活脱脱一个地主婆的狗腿子!

    田阿根:三妈,他骂你是地主婆!

    胡玉花:什么?你骂我是地主婆!

    【胡玉花顺手端起鸡食盆,将鸡食盆里剩余的鸡食,往孔寅洋身上一洒。

    胡玉花:你骂哪个是地主婆?

    【孔寅洋急了,拿起扫帚扫刮一下泥水坑,将泥水洒了胡玉花一身。

    【两人隔着篱笆用扫帚和鸡食盆对打着。

    【孔瑜琳、陈晓芸划着小船靠了码头。两人同时叫喊着。

    陈晓芸:妈!你们干什么?别打了……

    孔瑜琳:爸!别打了,有话好好说……

    【两人跳下小船,各自拉劝自己的父、母。

    【尤三贵突然出现,举起小喇叭。

    尤三贵:住手!

    【众人大惊,僵立。稍顷,迎向尤三贵,“老组长,老组长……”

    孔寅洋:老组长,她出口伤人,

    胡玉花:老组长,他骂我地主婆!

    尤三贵:都住嘴!全组三十多户,一百多口人,都是和和气气的,就你们两个活宝,一碰到点鸡毛蒜皮就闹得人不安神不安的!全组都挂上五星了,就你们两家还是四颗!象你们这样能挂上五颗星吗?

    孔寅洋:老组长,是她……

    胡玉花:是他……

    尤三贵:都回去忙正经事去!我自己田里农活还忙不过来呢,就为你们……

    【双方对峙不动。

    尤三贵:哎!你们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一级领导!相互斗殴,还要摘掉一颗星!(欲摘星)

    胡玉花:听老组长的,听老组长的。

    孔寅洋:听老组长的,听老组长的。

    尤三贵:看看你们这副样子,还不把身上洗洗!

    【二人同时走向水码头。

    【胡玉花不慎滑了一跤。

    【孔寅洋大笑。

    胡玉花:(发怒)你还笑!水码头坏了,你为什么不修好?

    孔寅洋:你为什么不修?

    胡玉花:上次就是我家修的!

    孔寅洋:上次的上次是我家修的!

    尤三贵:你看,你看!两家合用的水码头坏了,谁都不肯修,我命令你们明天一起把它修好!都回去忙正经事去!

    【尤三贵朝着远处河边的风车走去。

    【胡玉花、孔寅洋看着远去的尤三贵,转而两人愠怒地对视着。

     

    10、河边·风车旁(黄昏·外)

    【尤三贵边走边唱,来到河边的风车旁。

    尤三贵:(唱)

    几年前两家盖房争高矮,

    双双旧怨肚里埋。

    无风掀起三尺浪,

    石头上找缝把桑栽。

    盘盘结结到现在,

    争争斗斗不歇台。

    我必须早把这根疙瘩解,

    绳头子结到一起来。

    为本组金字横匾争一块,

    在全县文明村组挂头牌。

    【阿根端一碗鸡蛋从远处跑来。

    田阿根:老组长,这是蜜糖荷包蛋,三妈说你这几天气喘病又发了,经常咳嗽!

    尤三贵:气喘病发不发关她什么事?

    田阿根:三妈这是关心你的。

    尤三贵:少替我添麻烦才是真关心呢……(转身操起喇叭)各家各户注意了,明天一早水稻泼浇,不得耽误农时啊!……各家各户注意了,明天一早水稻泼浇,不得耽误农时啊!

    【尤三贵边走边喊,朝着夕阳走去。

    【阿根呆呆地看着远去的尤三贵,不解地摇摇头。

     

    11、小河边(晨·外)

    【朝霞似锦,笛声悠扬。

    【弯弯的河流笼罩在淡淡的晨雾中。

    【河边,孔瑜琳吹着笛子,憧憬着美好未来。

     

    12、胡玉花家(晨·内·外)

    【田阿根在门前的河边将两筐鸡蛋装上小船。

    【陈晓芸在敞棚下的小桌边算帐。

    【胡玉花在厨房里喊:阿根!

    【阿根应声从河边奔进了厨房。

    胡玉花:阿根啊,把这碗鸡蛋吃了。

    【田阿根应声将盛满鸡蛋的碗端出厨房,然后送到陈晓芸面前。

    田阿根:小芸,这碗蛋你吃了吧。

    陈晓芸:你吃吧。你今天要进城卖鸡蛋,很累的。

    田阿根:我吃过早饭了,肚里搁不下。

    陈晓芸:那,你先放下吧。

    【田阿根放下鸡蛋碗,道了一声“三妈,我走啦”,然后跃上小船,小船朝远处划去。

    【远处,孔瑜琳的笛声悠然飘来。

    【陈晓芸瞄了瞄厨房里的胡玉花,悄悄朝田阿根划船的相反方向走去。

     

    13、小河边(晨·外)

    【孔瑜琳动情地吹着笛子。

    【陈晓芸来到河边,依偎在一棵树干上,深情地看着孔瑜琳。

    【孔瑜琳一曲终了,陈晓芸鼓起掌。

    孔瑜琳:晓芸?你怎么来了?

    陈晓芸:我为什么不能来?

    孔瑜琳:让你妈看到了,又得挨一顿臭骂。

    陈晓芸:(叹了口气)我妈和你爸,一对老怨家,……正像电影里说的,怨怨相报何时了……

    孔瑜琳:我爸不好。

    陈晓芸:我妈也有责任。唉……

    孔瑜琳:小芸!(唱)

    他二人虽有宿怨闹不止,

    自有春风解冻时。

    婚姻自主莫泄气,

    细流冲不垮防洪堤。

    只怕高低分层次,

    你是彩凤我山鸡。

    若蒙小姐不嫌弃,

    穷秀才扶摇直上攀桂枝。

    陈晓芸:(羞涩地一笑)(唱)

    出口咬文又嚼字,

    说话越来越俏皮。

    你有大鹏凌云志,

    我是雏燕梁上栖。

    只怕是大鹏雏燕难比翼,

    你腾得高来我飞得低。

    【孔瑜琳深情地看着陈晓芸。

    【陈晓芸羞赧地低下头。

    【孔瑜琳一把拥住陈晓芸。

    【陈晓芸幸福地闭上双眼等待着孔瑜琳的热吻。

    【孔瑜琳正要吻陈晓芸,远处传来胡玉花的叫喊:晓芸——!

    【两人迅速分开。少顷,两人恢复了平静。

    陈晓芸:瑜琳哥,昨天你说,你正在搞一种新的鸡饲料配方?

    孔瑜琳:是呀,如果试验成功了,我的毕业论文也就完成了。

    陈晓芸:太好了!我帮你在我家养鸡场试验,一举两得。

    孔瑜琳:你帮我试验?你妈她会同意吗?

    陈晓芸:我偷着干。快拿给我看看。

    孔瑜琳:在家里,走!

    陈晓芸:你先走,我从这边走,别让我妈看见。

    【孔瑜琳转身离去。

     

    14、孔寅洋、胡玉花两家门前(晨·外)

    【胡玉花在门前朝远处叫喊着

    胡玉花:晓芸——!晓芸——!这死丫头,一大早的野哪儿去了?

    【胡玉花一边喊着,一边朝远处寻去。

    【孔瑜琳从屋后绕进自己家。

    【陈晓芸避过胡玉花,回到自家门前。

    【孔瑜琳从家里拿出新饲料方案跑来。

    孔瑜琳:晓芸,你看看。

    【陈晓芸接过新饲料配方仔细看着。

    陈晓芸:瑜琳哥,这套配方非常有新意,你一定会成功!

    孔瑜琳:谢谢你的鼓励!

    陈晓芸:瑜琳哥,这配方给我先配着试一试,看看鸡吃了以后效果怎么样。

    孔瑜琳:那太好了,晓芸谢谢你对我研究课题的帮助!

    陈晓芸:(端起鸡蛋碗)来预祝你成功!

    孔瑜琳:啊呀,你吃……

    陈晓芸:你吃嘛!

    【二人相互推搡着,然后又夹鸡蛋送到对方嘴里。

    【孔寅洋走出家门,看到两人如此亲密,很不高兴。

    【胡玉花正踅回场边,走上去一把夺过鸡蛋碗。

    胡玉花:死丫头,你骨头轻得没二两了,死家去!

    【胡玉花将陈晓芸拉回屋里。

    【孔瑜琳尴尬地站在门外。少顷,走向自己家门前。

    孔寅洋:瑜琳,我看你也是骨头轻得没一两了,八辈子没有吃过鸡蛋怎么的?那是鸡蛋吗?是……是糖衣炮弹!

    孔瑜琳:我只吃糖衣,不吃炮弹。

    孔寅洋:不管是糖衣还是炮弹,都不能吃!

    【孔瑜琳乜斜了父亲一眼,转身欲进屋。

    孔寅洋:瑜琳啊,我问你一件事。今天中央台播了一条信息,说是河南开封的斗鸡是个热销货,这个斗鸡,怎么个斗法啊?

    孔瑜琳:就像你跟三妈一样,见了面就斗,往死里斗!

    孔寅洋:你……你个小畜生,你把老子当作鸡子啦!

    【孔寅洋佯追打孔瑜琳,孔瑜琳逃进屋里,孔寅洋追进屋。

     

    15、孔寅洋家(晨·内)

    【孔寅洋进屋时打了个趔趄摔倒,正好一手撑在鸡屎上。

    孔寅洋:鸡屎?!你看看,三寡妇家的亡人鸡把屎都屙到我家了!

    孔瑜琳:啊呀呀!

    【忙扶起孔寅洋,孔寅洋转身要出门吵架,被孔瑜琳拉住。

    孔瑜琳:爸,算了算了,鸡拉屎又不是三妈指挥的。

    【孔瑜琳打水给孔寅洋洗手。

    【孔寅洋洗着手,发现一只鸡钻在桌底下,他蹑手蹑脚走到门后,悄然关好门,开始捉鸡……。

    孔瑜琳:爸,你干什么呀!

    孔寅洋:不用你管!

    【孔寅洋一阵追逐,终于将鸡逮住,用一只箩筐罩住。

    孔瑜琳:爸,这可是晓芸家专门配种的良种鸡呀!

    孔寅洋:良种鸡更好!我让它配不了种,孵不了鸡!

    【孔瑜琳欲开门出去。

    孔寅洋:站住!你想当叛徒,出去告密?

    【孔寅洋把门关死。

    孔寅洋:好好在家写论文,哪儿都不许去!

    【孔瑜琳无可奈何地进了自己房间。

     

    16、养鸡场(黄昏·外)

    【陈晓芸在养鸡场照着孔瑜琳的新配方配制饲料。

    陈晓芸:(唱)

    孔瑜琳帮我配方搞,

    科学养鸡产量高。

    搞配方两颗心儿紧紧靠,

    好似银河架鹊桥。

    盼得七夕早早到,
    ……

     

    17、孔寅洋家(黄昏·内)

    【孔瑜琳在楼上的房间里心神不安,几次想出门。

    【孔寅洋坐在关死的门口听着收音机,记录着信息。

    孔瑜琳:(唱)

    我这里左右徘徊愁又焦。

    想给晓芸把信报,

    借由脱身又无招。

    几番苦劝全无效,

    父亲他如同门神盯得牢。

     

    18、胡玉花、孔寅洋两家门前(黄昏·外)

    【陈晓芸从养鸡场唱着回到家门前。

    陈晓芸:(唱)

    瑜琳他一天未曾把面照,

    晓芸我心绪不宁生蹊跷。

    他们家门窗紧闭静悄悄……

     

    19、小河·船上(黄昏·外)

    【田阿根划着船唱着归来

    田阿根:(唱)

    卖完蛋日头西下鸟归巢。

    今日里欲向晓芸把心表,

    哎呀呀……这怀中如同揣着炸药包。

    收缆上岸心发跳,

    双腿发抖脚打飘。

     

    20、胡玉花、孔寅洋两家门前(黄昏·外)

    【陈晓芸在门前打扫。

    【孔瑜琳从窗口探出头,压低嗓子喊:晓芸——!

    【陈晓芸没听见,继续干活。

    【孔瑜琳急了,缩回去写了一张纸条。

    【田阿根的小船靠了码头,田阿根上了岸系船绳。

    【孔瑜琳将写好的纸条从窗口扔过来。

    【田阿根走到敞棚口,孔瑜琳的纸条正好打在他的头上。

    【孔瑜琳将头缩进窗口。

    【田阿根捡起纸条摊开看着。

    【纸条上写着:配种的鸡在我家。

    【田阿根看了看孔瑜琳的窗口,骂了一声:“下流!”扔掉了纸条。

    【陈晓芸从屋里走出。

    陈晓芸:吆!阿根,回来啦。

    田阿根:哎,回来了。三妈呢?

    陈晓芸:在鸡场收蛋呢。看你一身的汗。

    【陈晓芸拿毛巾替他擦汗。

    【田阿根闭着眼睛,似乎在享受着一种幸福。

    【陈晓芸又倒了一杯水递给田阿根。

    陈晓芸:阿根,先喝杯凉水。

    【田阿根仍然闭着双眼。

    陈晓芸:阿根,你怎么啦?是不是中暑啦?

    【田阿根从混沌中解脱出来。

    田阿根:啊啊,不中不中。哦,晓芸,这是蛋钱。(掏出小本子)64斤,三块二一斤,一共是二百零四块八角。你过过数。

    陈晓芸:阿根。(拿伍拾元钱递给他)这钱你收下。

    田阿根:这……不不,你们开我工资了,我不要。

    陈晓芸:这么热的天,算是清凉费,拿着嘛。拿着……

    田阿根:这……晓芸,要不这钱我先拿着,将来,将来……早晚还给你。

    陈晓芸:将来还给我?什么意思?

    田阿根:噢,没什么……(见小桌上放着的资料)小芸,你又搞什么名堂呀?

    陈晓芸:配制一种新饲料。哎,阿根,你来我家也一年多了,很少看你读书嘛?

    田阿根:我……我小学没念完,就怕看书,做粗活没话。

    陈晓芸:年轻人没文化可不行啊,有空我帮你补习补习。

    田阿根:我这人天生就笨……

    陈晓芸:我看你一点都不笨,我们鸡场发展到今天这个样子,你是有功之臣。

    田阿根:你夸奖了,夸奖了。

    (唱)

    多蒙芸姐来夸奖,

    阿根实在不敢当。

    将帅兵卒不一样,

    劳力怎比劳心强。

    你是艄公把舵掌,

    我背纤爬坡理应当。

    只要你芸姐用的上,

    上刀山下油锅决不腿软打退堂。

    【孔瑜琳从窗口探出头朝这边看着。

    【田阿根掏出一只化妆盒悄悄放在桌上。

    田阿根:晓芸,我,我到鸡场看看去……。

    【田阿根匆匆走了。

    【孔瑜琳爬出窗口。

    【小芸拿起桌上的化妆盒略有所悟地一笑。

    【孔瑜琳悄悄走近,小芸慌忙地将镜子掩于书下。

    【孔瑜琳蹑手蹑脚走过来。

    孔瑜琳:晓芸,配,配种的……

    【孔瑜琳的脸忽然僵住了

    陈晓芸:瑜琳哥,你,你怎么啦?

    【孔瑜琳的视线看着陈晓芸的后面。

    【陈晓芸转过身一看。

    【胡玉花恶狠狠的站在陈晓芸身后

    胡玉花:你想说什么?!

    【第一集完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淮剧论坛
    版权所有:盐城市淮剧团 地址:盐城市盐都新区乾坤南路1号 邮编:224005
    联系电话:0515—88438486 传真:0515—88406855
    Copyright @ 2011 盐城市淮剧团,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号:苏ICP备1000654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