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目集锦
· 古装剧
· 现代戏
· 折子戏
· 小淮戏
剧团荣誉

先进集体

个人荣誉
淮剧特辑
  • 此栏目下没有文章
  • 我们的团队
    ·国家二级艺术监督  徐建东
    ·国家二级作曲  周学伍
    ·国家二级演奏员  宋步宏
    ·国家二级演员  王 磊
    ·主任舞台技师  陈明
    ·国家一级编剧 陈明
    ·国家一级导演 蒋宏贵
     
    您现在的位置: 盐城市淮剧团 >> 剧目集锦 >> 现代戏 >> 正文  
    《鸡毛蒜皮》第三集剧本
    作者:陈 明    文章来源:陈 明    点击数:2819    更新时间:2013-3-23
      

    ·十二集淮剧电视剧

     

    十品村官(三部曲)

     

    第一部

     

    鸡毛蒜皮

     

    编剧:陈明

     

    第三集

     

    1、小河·船上·岸上(日·外)

    【河岸上有几位妇女正在棉花田里打农药,见田阿根就喊起来。

    妇女甲:阿根,什么事这么高兴!

    田阿根:啊啊,不告诉你们!

    妇女乙:阿根,不会是你找上媳妇了吧?

    田阿根:你们怎么知道的?

    妇女丙:阿根,是谁家闺女?

    田阿根:是晓芸!

    妇女甲:阿根,你吹牛!

    田阿根:不信,你们去问三妈!

    【河对岸,孔瑜琳听到这段对话,缄默无言。俄顷朝村口走去。

     

    2、村口(日·外)

    【村口是村民群集的地方,老槐树下是一爿小商店。

    【胡玉花拎着小竹篮来到小商店门前。

    【刘长发等农民正在小商店旁干活。

    刘长发:老姐姐,忙什么呢?

    胡玉花:买点肉,酱油什么的。

    刘长发:今天有客人?

    胡玉花:农忙了,哪有什么个人。我们家阿根这些日子天天进城卖鸡蛋,苦死这孩子了,这不,给他补补油水。

    【胡玉花说着进了小商店。

    【几个和刘长发一起干活的村民议论起来。

    村民甲:哎,长发,三寡妇这么喜欢阿根,不会是要阿根做倒插门女婿吧?

    村民乙:瞎说,晓芸跟瑜琳早好上了。

    【孔瑜琳走到老槐树下,听到有人议论,躲在一边。

    刘长发:难说,胡玉花跟孔寅洋冤家对头,她肯要瑜琳做女婿?

    【小商店内传来胡玉花与店员的对话:

    胡玉花:(OS)还有猪肝吗?

      员:(OS)有,就剩这一块了,一斤二两。

    胡玉花:(OS)都给我,都给我。我们家阿根就喜欢吃猪肝。

    【孔瑜琳听着,满脸醋意。

    【胡玉花拎着小竹篮走出小商店。

    刘长发:老姐姐,你待阿根真好。

    村民甲:是啊,阿根这个孤儿,摊上你这个娘,这是福分。

    村民乙:哎,三姑奶奶,你是要阿根做女婿吧?

    胡玉花:过了这阵子,挑个好日子订婚,到时候请你们来喝喜酒!

    【胡玉花带着一阵笑声远去。

    【孔瑜琳悲哀地离开了老槐树,沿着河边走去。

     

    3、小河边·风车旁(日·外)

    【孔瑜琳闷闷不乐地来到风车旁。

    孔瑜琳:(唱)

    耳旁笑声一阵阵,

    犹似钢刀戳我心。

    几年来小芸对我多亲近,

    瑜琳痴情当真情。

    帮助她配制饲料责任尽,

    支持她发展鸡场费尽心。

    今日方始梦觉醒,

    原来她爱我技术非爱人。

    感叹世人心难测,

    多有虚伪少真诚。

    我一片痴情化泡影,

    从此劳燕各飞分。

     

    4、胡玉花家(日·外·内)

    【胡玉花哼着小曲回到家,在厨房里忙乎着。

    【陈晓芸气喘吁吁地跑来。

    陈晓芸:妈,不好了!我们家的鸡都不吃食了!

    胡玉花:啊?!怎么会呢?

    【胡玉花、陈晓芸匆匆去了养鸡场。

     

    5、养鸡场(日·外)

    【鸡棚里的鸡畏缩在一角。

    【胡玉花、陈晓芸跑来,任凭她们怎么吆喝,那些鸡就是不吃食。

    胡玉花:晓芸,这鸡是不是病了?

    陈晓芸:无缘无故的,怎么会病呢?

    胡玉花:奇怪,昨天还活蹦活跳的,怎么就不吃食了呢?哦……哦哦……。

    【胡玉花继续吆喝着。

    【陈晓芸陷入了沉思。俄顷,陈晓芸拔腿就跑。

     

    6、小河边·风车旁(日·外)

    【陈晓芸寻觅着朝风车走来。

    陈晓芸:瑜琳哥!

    孔瑜琳:(冷冷地)陈小姐,有何贵干?

    陈晓芸:(诧异地)咦,你怎么这样说话?我家鸡子吃了新配饲料,突然停食了。

    孔瑜琳:那就照照镜子呗!

    陈晓芸:什么?给鸡子透视?你开什么玩笑。

    孔瑜琳:不,我是说阿根同志给你的那个镜子。

    陈晓芸:你想到哪去了?

    孔瑜琳:那你想到哪去了?

    陈晓芸:你……我家鸡场出了事,你却在这里幸灾乐祸,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孔瑜琳: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陈晓芸:好好好,我们现在不说这个,你先帮我去看看,那些鸡为什么不吃食了?

    孔瑜琳:我有什么资格去?还是请你的田阿根同志去看看吧!

    陈晓芸:你!……好,我不求你!

    【陈晓芸飞快地跑了。孔瑜琳追喊着。

    孔瑜琳:小芸,小芸……

     

    7、孔寅洋家门前(日·外)

    【孔寅洋在敞棚下,桌上几碟小菜,他边喝酒便收听科技信息。

    【孔瑜琳无精打采地走回家,正要进门,被孔寅洋喊住。

    孔寅洋:孔瑜啊,这碟子里是什么菜啊?味道不对头啊?

    【孔瑜琳倚在门框上。

    孔寅洋:咦……老子问你话呐?

    孔瑜琳:爹,那不是下酒菜,是我帮晓芸新配的鸡饲料。

    孔寅洋:啊?你把老子当鸡子玩啊?你……你真想叛变到底啦!

    (唱)

    你忘记老子过去吃的苦,

    多年来我一直闷郁在心窝。

    那一次两家争吵动了武,

    三寡妇打掉老子牙两颗。

    平日里她凶得像个母老虎,

    发了财盛得叫人汗毛竖。

    人前背后揭我短,

    坏话说有八大箩。

    姓孔的不是豆腐做,

    由着她手里捻来脚里搓。

    从今后少与她家有瓜葛,

    爹爹我要和她争个高低赢和输!

    孔瑜琳:(爆发地)争个高低、争个输赢,你们一直争到火葬场去!

    【孔瑜琳火气十足进了门,后脚跟一钩,狠狠地关上了门。

    孔寅洋:咦,小畜生今天火气不小啊?你去告诉那个小狐狸精,从今往后你们断绝来往,你去不去?……好,你不去,我去!

    【孔寅洋转身欲走,尤三贵拎着一瓶农药走来。

    孔寅洋:老组长……

    尤三贵:(不理睬,放下手中药瓶,径自要摘门头上五星)我要再摘掉你家一颗星!

    孔寅洋:(拦住)咦,老组长,这几天我们没冈(左边口,右边冈)没吵呀?

    尤三贵:你还象个种田的样子吗?棉花上一片的棉蛉虫。

    孔寅洋:药水箱瑜琳刚修好,我正准备进城买药水。

    尤三贵:(提起药瓶)给你带来了!

    孔寅洋:哎呀,你三爹爹真是及时雨宋江……请坐请坐,今天就在这里弄两蛊。

    尤三贵:不坐不坐,赶快下棉花田打农药!

    【尤三贵欲走,看到小桌上的小册子,顺手拿起来翻看着。

    尤三贵:(念)最新信息,要致富,养毛兔,投资少,获利多……联系地址,新富村文明组孔寅洋……哎,二先生哪,在你没有成为五星文明户前,不许打着我们文明组的招牌搞经营!

    孔寅洋:这……如今外面搞假信息的多得很,人家一看我这是文明村组的信息……有信任感,觉得可靠。

    尤三贵:你又不是五星文明户!(欲撕小册子)

    孔寅洋:(夺住)老组长……你就不能通融通融,给我们挂上这第五颗星吗?

    尤三贵:不行!条件不够,决不挂星!

    孔寅洋:噢……我想起来了,乡里通信员刚才找你没有找到,胡乡长有封信给你。

    尤三贵:(接信)我看看是什么指示……下个月省里检查组要来参观你们文明村……来就来吧!

    孔寅洋:下面一段话重要哪……希望你组家家都挂五星,为全乡争光。

    尤三贵:这……

    孔寅洋:这意思不明白吗?也就是说替我们都挂上。

    尤三贵:不符合条件也挂上,不是弄虚作假吗?办不到!

    孔寅洋:你呀!如今是真的卖不掉,假的不够卖!

    尤三贵:什么混帐话!好了好了,不罗嗦了,赶快下田,我去帮你打药水。

    【两人拎着农药瓶和农药水箱朝棉花田走去。

     

    8、棉田里(日·外)

    【尤三贵帮着孔寅洋打农药。

    【孔寅洋边打着农药边唱起。

    孔寅洋:老组长哎!
    (唱)

    并非我说话将你来挖苦,

    用秤称你是几斤重的官!

    睁开眼看看有些大干部,

    那派头做官才真像个官。

    早上跟着车轮转,

    中午围着盘子转。

    晚上绕着裙子转,

    整天转得乐呵呵!

    谁象你成天不离田头转,

    眼珠子只有盯着我们转。

    几十年为何还在组里转,

    就因为死脑瓜子不开顺风船。

    尤三贵:这……我只晓得凭良心,不愿说假话。只要你们和睦相处,我会替你们挂星的。

    孔寅洋: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尤三贵:你呀,要创造条件嘛!
    (唱)

    天助你们好条件,

    门靠门来檐靠檐。

    相互礼让了宿怨,

    握手言和结姻缘。

    孔寅洋:哈哈……你自己象个馋猫成天不离在她家门口转,二爷我对她,已经死了心啦。

    尤三贵:你误会了。

    孔寅洋:(喜形于色)难道她还有什么意思?

    尤三贵:不!我是说两个小的,请你不要当老法海!
    (唱)

    瑜琳小芸早相恋,

    就象对梁上燕子暗穿帘。

    你却是无情棒子任意挥,

    应该把孩子婚事来成全。

    只要关系一改变,

    双双挂五星齐把财源添。

    孔寅洋:(唱)

    毛驴岂跟良驹配?

    山雀怎跟鹰齐飞?

    她闺女浑身沾满鸡腥味,

    孔瑜儿大学毕业出人尖。

    胡玉花象只马蜂不能惹,

    馊主意请你快收回!

    尤三贵:嘿嘿,今天我跟你把话挑明了,婚姻自由,你干涉不了,等两个小的双双进了洞房,到时候把你晾在一边,叫你哭笑不得!我劝你不要香的不吃,吃臭的。

    孔寅洋:再说我是个文化人,门不当,户不对……

    尤三贵:等你家瑜琳当了干部,也学过去老地主,门口摆两只石狮子喃!

     

    9、胡玉花、孔寅洋两家门前(日·外)

    【胡玉花抱着一只死鸡,从养鸡场冲过来。她用刷锅把子敲打面盆,又蹦又跳大吵大喊。

    胡玉花:大家来看啊,孔阴阳把我家鸡子作践死了……乡亲们快来看哪……。

    【陈晓芸追了过来。

    陈晓芸:妈,你没有根据不要乱说好不好……

    【听到叫喊声,围来不少看热闹的村民。

    【胡玉花继续叫喊着。

     

    10、棉田里(日·外)

    【尤三贵、孔寅洋听到叫喊声,不知所然地望着远处。

    尤三贵:又来什么名堂了!

    孔寅洋:你看,你看,我能同这种人做亲吗?

    尤三贵:走,看看出了什么事。

    【两人离开了棉田。

     

    11、胡玉花、孔寅洋两家门前(日·外)

    【胡玉花冲着孔寅洋的大门叫喊着。

    胡玉花:孔阴阳,有种的你出来!

    【孔瑜琳躲在家里对着门缝往外看,但不敢开门。

    陈晓芸:妈,这鸡子可能是吃新饲料引起的。

    胡玉花:你不要替他说话!是老东西作弄的。(大喊)大家来望啊!孔阴阳把我家鸡子害死啦──!

    【群众们议论起来。

    【尤三贵和孔寅洋赶到。

    尤三贵:不要吵不要吵!什么事?

    胡玉花:啊──老组长没得命啦!

    尤三贵:什么老组长没得命啦?我活蹦活跳在这里喃!看你这个样子……

    胡玉花:我家一窝鸡子被他孔阴阳作弄出病了,你看,死了一只,还有的都不吃食了。

    孔寅洋:三寡妇,你不要血口喷人,你家亡人鸡子死了碍我什么事!

    胡玉花:就是你就是你,就是你把我家鸡子作弄出病来的!

    尤三贵:他用什么把你家鸡子作弄出病来的?

    胡玉花:他一连几天不断放鞭炮,是吓出病来的。

    尤三贵:放鞭炮还能把鸡子吓出病来吗?你现在当科学家啦?新研究出来的是吧?(对孔寅洋)你放鞭炮了吗?

    孔寅洋:村规民约哪一条规定,只许她家养鸡,不许别人放鞭炮?

    尤三贵:嗯,没有这一条。

    【孔瑜琳开门走出来。

    孔瑜琳:三妈,你家鸡子生病可能是饲料出的问题。

    胡玉花:饲料出问题?我家饲料出什么问题?要么是你老子放的毒!

    孔寅洋:老组长,你全听见了,是我孔寅洋放毒我顶罪,如果不是,我要上告!

    【孔寅洋抓住胡玉花手上的死鸡。

    孔寅洋:走,到村部请医生化验!

    【两人扭搡起来。

    尤三贵:胆大!你们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一级领导?矛盾能上缴吗?先让我来解决,把医生请过来!

     

    12、小河边(晨·外)

    【孔瑜琳又在小河边吹笛子,笛声悠缓而哀怨。

    【小芸悄然来到孔瑜琳身后,倚在树干上听着。

    陈晓芸:瑜琳哥……

    孔瑜琳:(回转身)有话请讲,我洗耳恭听。

    陈晓芸:你……你,气量太小,还象个大学生吗?
    (唱)

    阿根老实人本份,

    自作多情镜子赠。

    我付之一笑算过去,

    谁知你鸡肚猴肠起疑心,

    本想找你明心境,

    二老人接接连连战火升。

    试验搁浅鸡生病,

    我心里一团乱麻难理清。

    笛声凄艾一阵阵,

    小芸听出你弦外音。

    孔瑜琳:(唱)

    孔瑜不敢太自信,

    阿根他是你妈妈贴心人。

    强扭的瓜儿味道苦,

    吹一曲“明明白白我的心”。

    陈晓芸:(唱)

    我与你青梅竹马形随影,

    一根丝线一根针。

    未料想我满腔热情化寒冰,

    落得个“天上星星知我心”。

    孔瑜琳:满庄人都在议论,说你和阿根就要订婚了。

    陈晓芸:人嘴两张皮,他说由他说。

    孔瑜琳:我听到你妈亲口讲的,你给他加工资,他赠你小镜子,都是我亲眼所见。

    陈晓芸:现在我解释了你也不信。不过,作为老邻居,老同学,我还想请教你,这饲料配方……

    孔瑜琳:配方?我不敢重新配制!

    陈晓芸:为什么?

    孔瑜琳:你妈到处宣传,全村人都说我们家在你家养鸡场投了毒。

    陈晓芸:你……!

    【陈晓芸气走了,孔瑜琳跟去。

     

    13、胡玉花家门前(晨·外)

    【陈晓芸气乎乎地跑回家。

    胡玉花:小芸……大清早的,跟谁生气啊?

    陈晓芸:就气你……你诬陷人家放毒!

    胡玉花:嘘……鸡子全吃食了,这件事别再提了。

    【孔瑜琳追来,躲在山墙口听着。

    陈晓芸:我再问你,你满庄子乱说,说我和阿根就要订婚了?

    【田阿根正在屋内拌鸡饲料,侧耳听着。

    胡玉花:自己女儿的婚事,妈妈不能做主吗?

    陈晓芸:你……你无权包办!

    胡玉花:阿根老实,人靠得住,将来……你不是也说欢喜他的嘛。

    陈晓芸:我是说过欢喜他,可我不爱他!

    【屋内的田阿根僵住了。

    【山墙口的孔瑜琳似乎看到了希望。

    胡玉花:那个小阴阳你就爱他啦?

    陈晓芸:是的,我就是爱他!

    胡玉花:你爱我不爱!

    陈晓芸:是我谈恋爱,你管不着。

    【陈晓芸气哭了,转身从山墙口奔走。

    【孔瑜琳跟着陈晓芸追去。

    孔瑜琳:小芸,小芸……。

    【胡玉花操起扁担要追过去。

    胡玉花:反了!反了!你敢和那个小阴阳,看我不砸断你们的双腿!

    【田阿根从屋里冲出,拉住胡玉花,夺下扁担。

    田阿根:三妈,这事你就不要为难小芸姐了,我……我不配……。

    【田阿根说完,痛苦地奔向养鸡场。

    胡玉花:阿根,阿根!宝宝……你莫要泄气

    【胡玉花跟着田阿根追去。

     

    14、小河边·风车旁(晨·外)

    【孔寅洋夹小包匆匆走来。

    【尤三贵正在距风车不远的田里疏理水沟。

    尤三贵:二先生,大清早匆匆忙忙上哪去啊?

    孔寅洋:我上哪去你管不着。

    尤三贵:问问总可以吧?什么秘密不能公开啊?

    孔寅洋:上法院,状告胡玉花!

    【尤三贵停下手里的活儿,走上田埂。

    尤三贵:哎,你等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要惊官动府呀?

    孔寅洋:她家鸡食出问题,却诬陷我放毒;满庄子喊冤,毁我名誉辱我人格,是可忍,孰不可忍,故而我状告公堂,以求申张正义!

    尤三贵:还一套一套的喃!状纸拿来!

    孔寅洋:这件事,你最好回避。

    尤三贵:什么意思?

    孔寅洋:扁担量布心里有数。

    尤三贵:你把三爷小看了!
    (唱)

    我尤三贵村民小组头头做,

    权不大也算个十品官。

    我虽然识字不多肚里有数,

    当干部大公无私记心窝。

    唐成说当官不为民做主,

    不如回家卖红薯。

    依我看当官不为民做主,

    不如回家去烧锅。

    当官不把好事做,

    不如一只算盘珠。

    当官不把实事做,

    就如同吃吃睡睡一头猪!

    多少年我大事小事样样管,

    村民们个个拥护我管得宽。

    你胆敢目中无人

    越级上告信我不过不服管,

    且看我

    做官象官,履行公务,该严则严,该宽则宽,

    决不含糊,决不手软,定把那鸡毛蒜皮来铲除!

    孔寅洋:这个……

    尤三贵:大小问题,我解决若干,何况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就是大事,要告也要一级一级来,村民小组,也就是地方一级党委……不不不,也是一级政府……不,是一级组织,我就代表一级领导,我解决不了你再向上反映,处理不公,你再越级上告,这就是规矩,你懂吗?要在过去,你越级上告,对不起,公堂之上,先请你吃三十大板!

    孔寅洋:这么说,你能公断?

    尤三贵:本组长我处理问题,从来是对事不对人,要不,我这顶乌纱能戴到现在吗?

    孔寅洋:我希望你一直戴到火葬场去!

    尤三贵:那也好嘛,报纸上不是常说吗,干革命鞠躬尽瘁,死了拉倒嘛!把状纸给我!

     

    15、胡玉花、孔寅洋两家门前(日·外)

    【胡玉花正在楼上阳台上晾衣服。

    【田阿根匆匆跑来,扯着嗓子喊。

    田阿根:三妈!三妈!报告你一件特大喜讯,鸡子全生蛋啦……

    胡玉花:嘘……不要喊!

    【尤三贵和孔寅洋走回来。

    尤三贵:阿根!

    田阿根:什么事,老组长?

    尤三贵:给我把桌子搬过来!

    田阿根:老组长,搬桌子干什么?

    尤三贵:叫你搬,你就搬。

    孔寅洋:对,叫你搬,你就搬。

    【田阿根莫名其妙的将胡玉花门前的小桌子搬到两家中央。

    【孔寅洋马上搬来一张小竹椅。

    孔寅洋:老组长,噢不不不,尤法官,您请坐。

    【尤三贵坐下,旋即又在一边找来一块木圪塔。

    【胡玉花在楼上阳台上不知所然。

    【尤三贵用木圪塔在桌子上一敲。

    尤三贵:新富村文明组民间法庭现在开庭!田阿根同志,传三寡……不不,叫你家三妈出来!

    田阿根:(愣着,冲着楼上阳台)三妈,老组长叫你呢。

    胡玉花:老组长,什么事啊?

    尤三贵:你下来,今天新富村文明组法庭就地升堂,断你们两家的鸡案!

    胡玉花:断鸡案?老组长,不必了,鸡子全吃食了。

    尤三贵:少废话,请你立即出庭!

    孔寅洋:被告胡玉花,法官请你出庭!

    尤三贵:请原稿孔寅洋不要乱插话。

    胡玉花:啊哟喂,活像个真的,多大的事呀,吓不倒我三姑奶奶!

    【胡玉花下楼。

    尤三贵:(忽然想起)噢吆,差点给忘了。阿根,你替我喊徐桂花,叫她立即到村部集中,一起上医院去结扎。

    田阿根:老组长,你还兼妇女主任哪!

    尤三贵:你不要油腔滑调的,快去!

    田阿根:是!

    【田阿根离去。

    【胡玉花下了楼走出门。

    胡玉花:老组长,到底什么事?搞得兴师动众的。

    孔寅洋:我告你诬陷我放毒,毁我名誉辱我人格。我要求老组长主持公道,判被告胡玉花公开向我赔礼道歉,并赔偿精神损失费……。

    胡玉花:(打断)呸!二阴阳!你想讹诈我三姑奶奶,做你的大头梦……

    尤三贵:别吵别吵!真像一对斗鸡,都像你们这样,这个案子还怎么断?原告、被告双方听了!
    (唱)

    本组里大小几十户,

    风平浪静不起波。

    唯你们常常动乱起战火,

    文明组被你两家后腿拖。

    今天来把鸡案断……

    (白)断案前,要你们各自反思反思!

    孔寅洋、胡玉花:反什么思呀?

    尤三贵:(唱)

    把你们过去的情况往外搬。

    原告孔寅洋你先说,

    过去的生活靠什么?

    孔寅洋:(为难地)这个……

    尤三贵:(大喝)说!

    孔寅洋:我……我说。
    (唱)

    前些年摆弄罗盘阴阳做,

    走村串户混吃穿。

    是你帮我走正路,

    责任田里下功夫。

    如今我出卖信息图致富,

    日子过得热乎乎。

    尤三贵:(指胡玉花)你说!

    胡玉花:(唱)

    过去我把小生意做,

    挑糖担子敲小锣。

    丈夫不幸身亡故,

    终日守寡泪如梭。

    幸亏有你来帮助,

    办起鸡场财路宽。

    孔寅洋:(旁白)老尤三贵,叫我们忆苦思甜了。

    胡玉花:现在还忆什么苦,思什么甜?

    尤三贵:少费话!你们好好想想,现在的日子比以前好过了,为什么比过去好?

    孔寅洋、胡玉花:(同时地)是你老组长热心帮助!

    尤三贵:说得不对!

    孔寅洋:是……是党的富民政策。

    胡玉花:是党的政策富民。

    尤三贵:这就对了。如今都富起来了,你们为什么鸡争鸭斗,是什么鬼名堂在脑子里作怪?替我把根子统统挖出来!

    孔寅洋:这……那一年,我砌房子,比她家高一砖,她居然把我窗户玻璃捣碎了!

    胡玉花:亏你好意思说的!还要我赔你一角八分钱。我砌楼的时候,你却横在路口不许放线,说我骑在你家头上!破了你家风水。

    尤三贵:说来说去,全是鸡毛蒜皮!你们这样纠缠不清象话吗?党中央一再号召,要安定团结,你们为什么不听?为什么还要记住过去的事情?

    孔寅洋:过去的事,从此一笔勾销!

    胡玉花:以后不冈不吵就是了。

    尤三贵:好嘛!这世道上不争不斗,日子就更太平了!从今往后,和睦相处,争取早日挂上五星,(敲木圪塔)退堂!

    孔寅洋:哎哎哎,老组长,过去的不谈了,可我告的是现在的事,被告诬陷我投毒的事,你还没有断,怎么就退堂呢?

    尤三贵:你还要告?

    孔寅洋:告!你断不了,我就告到村里;村里断不了,我就告到乡里;乡里断不了,我就告到县里……总之,我孔寅洋为了维护我的合法权益,我一告到底!

    【第三集完。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淮剧论坛
    版权所有:盐城市淮剧团 地址:盐城市盐都新区乾坤南路1号 邮编:224005
    联系电话:0515—88438486 传真:0515—88406855
    Copyright @ 2011 盐城市淮剧团,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号:苏ICP备1000654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