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目集锦
· 古装剧
· 现代戏
· 折子戏
· 小淮戏
剧团荣誉

先进集体

个人荣誉
淮剧特辑
  • 此栏目下没有文章
  • 我们的团队
    ·国家一级艺术监督  徐建东
    ·国家二级作曲  周学伍
    ·国家二级演奏员  宋步宏
    ·国家二级演员  王 磊
    ·主任舞台技师  陈明
    ·国家一级编剧 陈明
    ·国家一级导演 蒋宏贵
     
    您现在的位置: 盐城市淮剧团 >> 剧目集锦 >> 现代戏 >> 正文  
    《鸡毛蒜皮》第四集剧本
    作者:陈 明    文章来源:陈 明    点击数:1988    更新时间:2013-3-23
      

    ·十二集淮剧电视剧

     

    十品村官(三部曲)

     

    第一部

     

    鸡毛蒜皮

     

    编剧:陈明

     

    第四集

     

    1、胡玉花、孔寅洋两家门前(日·外)

    尤三贵:退堂!

    孔寅洋:哎哎哎,老组长,过去的不谈了,可我告的是现在的事,被告诬陷我投毒的事,你还没有断,怎么就退堂呢?

    尤三贵:你还要告?

    孔寅洋:告!你断不了,我就告到村里;村里断不了,我就告到乡里;乡里断不了,我就告到县里……总之,我孔寅洋为了维护我的合法权益,我一告到底!

    孔寅洋:(唱)

    一告她人仗钱财势,

    盛得就差个上天的梯。

    走路脚跟离了地,

    恶狠狠象个好斗的斜公鸡!

    尤三贵:(唱)

    我决非将她来包庇,

    这是你红眼病作怪找话题。

    莫说她走路离了地,

    她有钱照样坐飞机。

    孔寅洋:这个……

    尤三贵:她凭劳动致富,堂堂正正,越神气越好!

    胡玉花:老组长,你长命百岁!

    尤三贵:你少要翘尾巴!

    孔寅洋:(唱)

    二告她住庄合邻太放肆,

    亡人鸡早早晚晚拼命啼。

    常常是鸡毛鸡粪留遍地,

    闹得我气难伸觉难睡,

    没有一天安稳时。

    尤三贵:(唱)

    人有嘴说话吃饭呼吸气,

    鸡有嘴怎能不叫又不啼?

    你这是不疼不痒说有刺,

    又怎能小题大作打官司?

    胡玉花:老组长,他这是睡不着觉怪床歪!

    尤三贵:(厉声地)我说了,就不要你再说!

    孔寅洋:她家鸡子糟踏我家庄稼,也是合理合法的了?

    尤三贵:谁说的?(向胡玉花)从今往后,你家鸡子再糟踏人家庄稼,要按价赔偿!

    孔寅洋:鸡毛遍地,臭气冲天,这是小事吗?

    尤三贵:说到底还属鸡毛蒜皮。

    孔寅洋:不,这是污染环境,危害人的健康,是违背环境保护法的!

    尤三贵:这个……以后让她加强管理就是了,不必告了吧?

    孔寅洋:还有!
    (唱)

    三告她污辱人格这件大事,

    诬陷我毒死她家良种鸡!

    经化验鸡饲料上无药剂,

    证实她无中生有找岔枝!

    似这般居心毁坏我名誉,

    请问你是大事还是鸡毛蒜皮?

    尤三贵:(向孔二低语)这件事,说到底还属鸡毛蒜皮。大不了是为了鸡子闹了一点小误会呗!

    孔寅洋:误会?她满庄子喊我的冤,难道是误会?

    尤三贵:(低语)三爷不会委屈你,不给你个面子,总给你个里子!

    孔寅洋:还是那句老话,一碗水端端平!

    尤三贵:你放心!(转对胡玉花低语)听见没有?你满庄子喊冤,毁人名誉,污辱人格,这就叫侵犯人权!鸡毛遍地飞,到处鸡屎臭,属环境污染,两样都触法了。

    胡玉花:这么严重吗?

    尤三贵:当然啦,你平时不学法!当然啦,我也是要负领导责任的。不过,我设法替你调解,关键是你能不能听我的?

    胡玉花:这……那就由你做主。

    尤三贵:好!(拿木圪塔猛击桌面)原告被告,你们听着,现在我正式裁决!
    (唱)

    原告上诉事三件,

    第一件无理该驳回。

    鸡毛鸡粪属污染,

    被告的责任无可推。

    如再犯把你鸡场来关闭,

    还要把精神损失来偿赔。

    鸡子剖腹经化验,

    证实你疑神见鬼生是非。

    这虽是鸡毛蒜皮小误会,

    但属于污辱人格坏行为。

    我命你老老实实去道歉,

    决不许鸡肚猴肠无事生非再纠缠!

    胡玉花、孔寅洋:(同时地)这个……

    尤三贵:什么这个那个!谁再敢不服,休怪我翻脸无情,把你们门头上五星统统摘掉!

    孔寅洋:服,服!

    尤三贵:三姑奶奶,你呢?

    胡玉花:你老组长说了算呗!

    尤三贵:好!孔寅洋,往事不必再提,三姑奶奶,三日内向孔二先生赔礼道歉!(敲木圪塔)退堂!

     

    2、小河边(黄昏·外)

    【陈晓芸与孔瑜琳在小河边。

    陈晓芸:(唱)

    芦丛中小鸟对对双双影。

    孔瑜琳:(唱)

    水底下鱼儿对语悄无声。

    陈晓芸:(唱)

    是爱是嗔……。

    (伴唱)

    四目相对款款韵,

    孔瑜琳:(唱)

    是真是梦……

    (伴唱)

    鹅儿交颈浓浓情。

    陈晓芸:(唱)

    叹自己痴情不识梨和杏,

    孔瑜琳:(唱)

    实不该错把白果当莲心。

    陈晓芸:(唱)

    帮助二老解怨恨,

    孔瑜琳:(唱)

    共把鸿沟来填平。

    孔瑜琳:

    (同唱)

    陈晓芸:

    到那时两股清流汇一统,

    分飞劳燕自回程。

    孔瑜琳:小芸,今天该是你妈过来赔礼的日子了。

    陈晓芸:我妈和阿根进城送货了,我也劝她了。可我妈是个铁头犟!

    孔瑜琳:我爹也是个犟铁头!

    陈晓芸:瑜琳哥,正为这事犯愁,要是他们两人再斗起来怎么办?

    孔瑜琳:我看,这样……(与小芸耳语)

    陈晓芸:(点头笑)好,就这样。

    【远处的河面上,田阿根划着小船,胡玉花坐在船头。

    孔瑜琳:晓芸,你妈回来了!

    【两人立即躲到河边的芦苇丛中。

    【田阿根的小船从芦苇前划过。

    【胡玉花坐在船头唱着。

    胡玉花:(唱)

    进城归来浑身劲,

    笑在眉头喜在心。

    老组长帮我销售合同订,

    今日送货到县城。

    第一笔赚了六百整,

    喜得我荡桨催舟如驾云。

    我今晚鸡肉馅心包馄饨,

    盐城大曲酒一瓶。

    ……

     

    3、胡玉花、孔寅洋两家门前码头(黄昏·外)

    【胡玉花接唱着到了码头。

    胡玉花:(唱)

    月上枝头把他请,

    借酒兴彻底表白我的心。

    【胡玉花上了码头,田阿根扣船。

    【尤三贵从山墙口走来,胡玉花见到尤三贵有些不自然。

    尤三贵:三姑奶奶,你进城回来啦?

    胡玉花:嘿嘿,我刚要叫小芸去请你。

    尤三贵:三爷我不请自到,今天是最后一天了,我来看看,你有没有登门向二阴阳道歉。

    胡玉花:这……前天已解决过了,你不是说鸡毛蒜皮的小事占不着吗?

    尤三贵:你……你怎么言而无信!

    胡玉花:(赔笑)你看你,眼睛勒得有鸡蛋大了。今天送货到县城去,赚了六百块,晚上请你喝酒。

    尤三贵:少打西瓜岔,天快晚了,快去向孔寅洋赔礼!

    胡玉花:这……登门赔礼办不到,他孔二要打官司,姑奶奶奉陪!

    【胡玉花转身进了家门。

     

    4、胡玉花家(黄昏·内)

    【尤三贵跟着胡玉花走进来。

    尤三贵:哎,三姑奶奶,说归说,笑归笑,我警告你,你要不向孔寅洋赔礼道歉,你考虑考虑后果!

    胡玉花:你总不能把我老百姓撤了,逼我当干部吧!

    尤三贵:少要嬉皮笑脸的,严肃些!

    胡玉花:我的老组长哎!
    (唱)

    今天我进城去打听,

    二姨夫对我说得清。

    这本是鸡毛蒜皮小事情,

    法院里不会有人听。

    你莫要调和强断定,

    硬替孔二把面子争。

    还劝你爱惜身子免劳顿,

    少管闲事养精神。

    尤三贵:你……看来我非动大手术不可了!

    胡玉花:没病没灾的,动什么大手术?

    尤三贵:明天召开群众大会,非把你脑子里毒瘤割掉!(解下神功带放于桌上)原物奉还!明天会上见。(欲下)

    胡玉花:(拉住尤三贵)老组长,老组长,为了老孔二,犯不着气成这个样子!我们……

    尤三贵:什么我们,我们?我是我,你是你!

    胡玉花:我是说这件事……你主意多,就不能帮帮忙替我绕个弯子吗?(将神功带塞给尤三贵)

    尤三贵:(喃喃地)绕个弯子?

    胡玉花:老组长哎,你办法多,你帮我绕过这个弯子,晚上在我家喝老酒!

    【尤三贵一边系着神功带,陷入了沉思。

     

    5、胡玉花、孔寅洋两家山墙口(黄昏·外)

    【孔瑜琳、陈晓芸两人鬼鬼祟祟从山墙中间走出。他们对着陈晓芸家方向听了听,然后两人使了使眼色,各自回了自己的家。

     

    6、孔寅洋家(黄昏·内)

    【孔瑜琳回到自己家拾掇着。

    【孔寅洋拎着药包走进。

    孔瑜琳:(神秘地)爸!告诉你个喜讯,刚才三妈来找过你了。

    孔寅洋:啊!她来说什么的?

    孔瑜琳:人家找你来赔礼的,我代表你接受了她的道歉。

    孔寅洋:哎,我不是叫你告诉她等我吗?

    孔瑜琳:谁知道你什么时候回来?

    孔寅洋:她怎么说的?

    孔瑜琳:爹!
    (唱)

    三妈刚才来道歉,

    态度和气说话甜。

    检讨认错赔笑脸,

    你总算这个脸面已争回。

    就从此了却争端和积怨,

    和睦相处再莫生是非。

    孔寅洋:(将信将疑)胡玉花的弯子怎么转得这么快的?

    孔瑜琳:还不是老组长的思想工作做得好!

    孔寅洋:这个……可我没有亲自受降……

    【孔寅洋走进自己的房间。

    【尤三贵进了屋。

    尤三贵:二先生……二先生……

    孔瑜琳:(大声地)老组长,三妈刚才来过啦!

    尤三贵:(不解地)来过了……

    孔瑜琳:(向尤三贵使眼色)向我爹赔过礼了!

    尤三贵:(领会)那好嘛!

    【孔寅洋端茶杯上。

    孔寅洋:她没有和我亲自照面,不算数,你看看,把我的胃病都气出来了!

    尤三贵:那赶快吃药呀……(强行给孔寅洋喂药)

    孔寅洋:药吃了没用!

    尤三贵:吃药没用?

    【下意识看了一下自己腰上的神功带,趁孔寅洋不注意解下。

    尤三贵:二先生,把这个扎上,你什么病都会好的。

    孔寅洋:505药物神功带?

    尤三贵:嗯,还蛮识货的嘛!

    孔寅洋:这是谁的?

    尤三贵:是三姑奶奶的,戴上戴上。

    孔寅洋:(双手接过带子)既然这样……过去的事情就同她一笔勾销了!

    尤三贵:一笔勾销,一笔勾销!一切从头开始,我等着替你们两家挂上第五颗星喃。

    孔寅洋:(喃喃地)想不到她……

    尤三贵:那我先走了!

    【尤三贵匆匆出了门。

    孔寅洋:老组长,你走好!

    【孔寅洋细看着神功带。

    【神功带上绣着一颗红心。

    孔寅洋:哎,还特意绣颗红心呢,(得意地摇头晃脑)嗯,有意思、有意思……
    (唱)

    莫看她嘴巴硬得象铁板,

    下大炉照样炼得软又弯。

    这带子虽然不显眼,

    一颗红心绣其间。

    系上它两颗心儿贴一块,

    良苦用心不一般。

    定然是老组长排难疙瘩解,

    牵线搭桥红娘扮。

    说得她风回舵转扯桅杆,

    心中扬起爱情帆。

    从此另眼将我看,

    同病相怜免孤单……

    (白)嗯,有可能呢……
    (接唱)

    想我过去看走眼,

    误解了大公无私的老尤三贵。

    我何不将她心境来窥探,

    透过迷雾看庐山?

    (白)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孔寅洋脱下上衣,扎好神功带,又从室内取一件新衣服套上,慌忙中将钮子扣错位,满面春风出了门。

     

    7、胡玉花、孔寅洋两家门前(黄昏·外)

    【尤三贵在码头边与田阿根一起垒土。

    【孔寅洋走出自家门咳嗽了一声。

    【尤三贵见孔寅洋这身打扮,努努嘴,示意孔寅洋过去。

    【胡玉花端着碗盆从厨房走出。

    胡玉花:晓芸哪,馄饨别忙下锅,先烧鸡子,晚上请老组长来喝酒。

    【孔寅洋终于鼓起勇气走近胡玉花,故意咳嗽一声。

    孔寅洋:三妈……老组长也来过了,你的意思我全领会了。

    胡玉花:小芸也告诉我了,说你不计较了,我们以后就好好相处吧!

    【胡玉花见孔寅洋衣服钮扣错位,扑嗤一笑。

    孔寅洋:(信心大增)三妈哎!
    (唱)

    嘴巴舌头连牙齿,

    里外包着两块皮。

    磕磕碰碰是常事,

    邻居口角不稀奇。

    月缺自有重圆日,

    花残也有逢春时。

    胡玉花:你……你酸里骨叽什么意思?

    孔寅洋:嘿嘿……(解开上衣,露出神功带)这意思的意思……

    胡玉花:(大惊)啊……这……神功带怎么到你身上的?

    孔寅洋:不是你托老组长送给我的吗?

    胡玉花:放屁!

    【胡玉花扯下孔寅洋身上的神功带,转身进门。

    孔寅洋:哎哎,三姑奶奶,三姑奶奶……。

    【胡玉花迎头浇了孔寅洋一盆水,“嘭”的一声,把门关上。

    【孔寅洋愣了半天,少顷,冲着码头喊起来。

    孔寅洋:尤三贵,你这个混帐!

    尤三贵:怎么啦?又怎么啦?

    孔寅洋:你……你们是挖好陷阱让我朝里跳,她……她把我……

    尤三贵:二先生,你不要误会,我是想……

    孔寅洋:你是想要我老命!

    【胡玉花从屋里冲出来。

    胡玉花:尤三贵,你好哇!你拿我的东西去做人情?

    孔寅洋:她狐假你虎威!

    胡玉花:他狗仗你人势!

    尤三贵:你听我说!

    胡玉花:不要说了,从今以后我家的事再不要你管了,我和你一刀两断!

    孔寅洋:啊呀呀,老组长,寡妇门前是非多……你羊肉吃不到,反惹一身膻!

    尤三贵:(大喝)住口!你们两个没心肝的东西!(猛将随身的喇叭掼到桌上)从今以后你们的事我再也不管了!你们权当我这个组长死了!

    【尤三贵欲走,又回头拿起喇叭,气得踉踉跄跄地远去。

    【孔寅洋和胡玉花追上几步,僵立着,两人气急败坏地对视了一下,各自回了自己的家。

     

    8、村间小道(黎明·外)

    【天边一弯残月,路边河水潺潺。

    【村庄浸泡在黎明前的月色中。

    【尤三贵寻视着走在村间小道上。

    尤三贵:(唱)

    夜沉沉,露水无声蒙蒙雾,

    尤三贵我一夜未睡、出得门户、

    踏遍全组、透透风凉,

    鬼使神差转几转,

    ……

    回想我几十年的干部做,

    比人家我倒底算个什么官?

    全是些扁豆弯、茨菇短、黄瓜细、

    百合苦、生姜辣、蕃茄酸、听臭话、

    挨挖苦,就象一口泔水桶,馊的、

    臭的、咸的、辣的、酸的、苦的、

    没人肯干推给我这说不上嘴的菜籽官。

    【伴唱:

    你尤三贵一天到晚忙什么?

    终年忙得象陀螺。

    每早上你操起喇叭庄子上转,

    尤三贵:(唱)

    喊大家早早出门把田锄。

    【伴唱:

    到晚上你走家串户巷子里转,

    尤三贵:(唱)

    查一查张长李短,火烛门户,

    孤寡老人吃和穿。

    回家围着锅台转,

    提水抱草又烧锅。

    衣服破了自己补,

    上床独睡冷被窝。

    组里的大事小事全要管,

    有时管得惹啰嗦。

    我何曾不想找个伴?

    热菜热饭热被窝。

    从此免受孤独苦,

    无忧无虑把清静图。

    从此什么都不管,

    安度晚年乐呵呵。

    可就是遇到问题眼前过,

    心里偏偏放不宽。

    这世上难事总得有人管,

    人人都不管,

    要我这共产党员做什么?

    就说这鸡毛蒜皮也非小可,

    处处皆是就不一般。

    由小能到大,日积月累多。

    就象埋着个炸药管,

    火星子一碰,

    山崩地裂翻江倒海掀起万丈波。

     

    9、孔寅洋、胡玉花两家门前(黎明·外)

    【尤三贵不觉来到孔寅洋和胡玉花两家门前。

    尤三贵:(接唱)

    ……

    又来到两户门前愁上心头气难舒。

    抬头望一弯残月挂在树,

    就象那秤钩子吊着我心窝。

    这两家千个榔头缝难合,

    好似冰炭不同炉。

    这两家矛盾一天不解决

    就如同骨梗在喉气难喘,

    石磙压得我背又驼。

    只说是将计就计熄战火,

    那晓得弄巧成拙,双双迁怒,

    脏水泼我一身污。

    孔、胡两家一天不成文明户,

    我尤三贵撞倒南墙不服输!

    巧用计谋,好说好劝,

    我还当鼓足信心狠狠管,

    时间放宽,好斗的根子,彻底铲除,

    两家和好共同致富,

    我双眼一闭气一断,

    愉愉快快下大炉。

    【东方渐明。

    【尤三贵走到码头边,欲抄水洗脸,险些滑倒。

    尤三贵:唉!两家合用一个码头,这根木桩坏了,谁也不肯修,真他妈两个活宝!

    【尤三贵欲修码头,猛地摔下半截木桩。

    尤三贵:你们不修,我为什么要替你们修?不管了!这一回坚决不管!

    【尤三贵径自离去。忽又停住,转身自语。

    尤三贵:不能……这码头再不修,弄不好要出人命哩。

    【尤三贵又捡起木桩。

    尤三贵:唉!就这一回了,下不为例。

    【脱鞋,拿下喇叭,走向码头,慢慢下水,开始修码头。

     

    10、尤三贵旧房子外(黎明·外)

    【胡玉花拿着手电筒从旧房子走出,她四下寻找着。

    胡玉花:老组长……老组长……尤三贵老头子……你上哪去了……
    (唱)

    老组长昨天被我来气跑,

    气话尖刻似钢刀。

    不放心到他家里去寻找,

    双门虚掩未关牢。

    一条破被床上罩,

    枕头上坐着小花猫。

    冰锅冷灶静悄悄,

    半碗剩饭糊又焦。

    空酒瓶一只桌上倒,

    罗卜干子拌辣椒。

    那花猫独对孤影声声叫,

    叫得我阵阵酸楚眼眶潮。

    ……

     

    11、河边·风车旁(黎明·外)

    【胡玉花唱着来到风车旁。

    胡玉花:(接唱)

    老头子,我对你一片真情已明表……

    【孔寅洋匆匆朝风车旁走来。

    孔寅洋:(接唱)

    我孔二庄前庄后跑几遭。

    往日里东方发白鸡子叫,

    就听到尤老组长喇叭吵。

    喊这喊那勤关照,

    庄前庄后跑几遭。

    眼看东方发白了,

    听不到喇叭叫声高。

    都怪我昨天气得他昏倒,

    担心他丢了脸面吃不消。

    上门去找未找到,

    我心里如同热油浇。

    【孔寅洋和胡玉花都误以为对方是尤三贵,情不自禁地扑到一起。

    孔寅洋、胡玉花:(同时地)老组长……

    【两人同时认出对方,愤怒地:"呸!"

    胡玉花:都怪你不好!

    孔寅洋:全是你不对!

    胡玉花:你为什么偏要赔礼?赔个礼你身上就长肉了!

    孔寅洋:你为什么偏不赔礼?赔个礼你身上就跌膘了?

    【田阿根从远处跑来。

    田阿根:三妈。

    胡玉花:找到老组长了吗?

    田阿根:没有……(伤心地)我看……老组长差不多了?

    孔寅洋:什么差不多了?不要胡说八道!

    田阿根:老组长不会上吊,八成是投河了。

    胡玉花、孔寅洋(同时地):投河?!

     

    12、胡玉花、孔寅洋两家门前码头(晨·外)

    【天际间已经露出一抹霞光。

    【尤三贵修好水码头,正要上岸,眼前一黑,踉跄晕倒。

     

    13、小河边·风车旁(晨·外)

    田阿根:老组长为了你们两家的事,就差把唾沫说干了,你们就是不听,还骂得他头都抬不起来,他大小也是一级领导,能受得了这个冤枉气吗?他是个要面子的人,上吊舌头伸多长,喝药水脸又黑又紫,形象都难看,只有投河干净,捞起来又白又胖。

    胡玉花:啊!那赶快再去找找!

    孔寅洋:不会的!我看尤老组长肯定不会自寻短见!

    胡玉花:你……你有什么根据?

    孔寅洋:老组长是个硬铮铮的好汉!过去,经历了大小多少运动,受的冤枉气少吗?五八年吃食堂饿死人命,他到县里提意见,被当着白旗拔了;文化大革命又说他割资本主义尾巴不得力,被当着爬虫戴上高帽子游乡,他寻过短见吗?我倒是担心他喝闷酒,过了量……

    胡玉花:要是一斤酒下肚,跌到河里、沟里,纰漏就大了……

    孔寅洋:是呀是呀,三姑奶奶,不能耽搁了,我们赶快分头去找。

     

    14、孔寅洋、胡玉花两家门前(晨·外)

    【胡玉花四顾寻觅回到自家门前,码头出忽然一阵响动,胡玉花大惊。

    胡玉花:啊!是哪个……!(稍倾,一声惊呼)老组长,老组长……(急忙跑向河边)

    【胡玉花将尤三贵扶上岸。

    【尤三贵一身泥水,狼狈不堪,手里拿着一根断木桩,

    【孔寅洋从另一边走来,止步倾听。

    【胡玉花搀扶着尤三贵到自家门前忙不迭地替他擦着泥水,猛然发现尤三贵脚上鲜血淋漓……。

    胡玉花:(心疼地)你……你喝多少酒的,醉成这个样子?(边掏出手帕边包扎)

    尤三贵:你以为我醉酒跌下去的?(推开她)我怕你们这码头再不修修,要出人命的!

    【僵立,猛地扑上去,抱住那只伤脚,哭起来。

    胡玉花:三贵啊……你成天这样的忙忙碌碌,图个什么呀!从今往后,你这个小组长不要干了,我包你一日三餐热汤热饭。

    【尤三贵缄默。

    胡玉花:咦,我和你说话呢!我以后样样都听你的还不行吗?不要为昨天的事生气了好不好……你怎么不说话啊?

    尤三贵:你们两家就为了一点点面子,争争斗斗,互不相让,成了全村不安定的根子!你污辱孔寅洋的人格,叫你赔礼你不肯,我代你赔礼你不让。

    【孔寅洋缓缓走来。

    尤三贵:全组一百多口子,全象你们这样,碰到芝麻大的事就吵,还不乱成一锅粥?全省、全国都象你们这样窝里斗,还搞什么共同致富?斗,能斗出粮食吗?能斗出存款吗?能斗出高楼来吗?能斗出小康吗?你问我成天图个什么,我就图乡亲们和和睦睦,人人发家。我说的话你懂吗?

    胡玉花:(连连点头)懂,懂!

    尤三贵:你懂什么?

    胡玉花:我……我这个家将来由你当!

    尤三贵:哼!你这个家真的给我当,你早就成企业家了!

    胡玉花:(震惊地)企业家?

    尤三贵:你看,你这边办个现代化养鸡场,孔寅洋有的是文化,头脑灵活,他替你搞搞信息兼个会计,你当总经理,我替你掌掌舵,要不了几年,把全组全村带动起来,家家成小康,到时候,戴红花、上北京,坐火车、乘飞机,不比你现在有面子吗?

    胡玉花、孔寅洋: (同时地)老组长!

    胡玉花:你不用说了,我们明白了!

    尤三贵:明白了?

    胡玉花:(唱)

    我们过去常斗气,

    孔寅洋:(接唱)

    全是鸡毛与蒜皮。

    胡玉花:(接唱)

    不蒸馒头蒸口气,

    从此以后不冈(左边是口,右边是冈)不吵,

    孔寅洋:(接唱)

    不争高低,和和气气,

    胡玉花、孔寅洋:(同唱)

    搞好团结,共同富裕,

    五颗红星来挂齐。

    尤三贵:你们……真能这样吗?

    胡玉花:(径直走向孔寅洋)二阴阳……不不,二先生,过去的事都怪我不对,向你赔礼。

    孔寅洋:不不不,我也有过错。

    【两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

    【天边,朝霞似锦。

     

     

    15、孔寅洋、胡玉花两家门前(日·外)

    【门前场上围满了村民。

    【孔寅洋放着鞭炮。

    【胡玉花给众村民发放喜糖。

    【一群青年人围着孔瑜琳和陈晓芸逗闹。

    尤三贵:喂!大家注意了!本组胡玉花和孔寅洋双双握手言和,今天给他们颁发“五星文明红旗”。

    【众鼓掌。

    尤三贵:还要告诉大家一个喜讯,今天,陈晓芸和孔瑜琳正式定婚,从此,我们村有名的两怨家成了两亲家!

    【众鼓掌雀跃。

    伴唱:

    文明组,讲文明,家家门头挂五星。

    和和睦睦财源盛,小康路上快步行。

    【歌声中陈晓芸从尤三贵手中接过“五星文明红旗”。

    【孔瑜琳从尤三贵手中接过“五星文明红旗”

    【陈晓芸将红旗交给胡玉花。

    【孔瑜琳将红旗交给孔寅洋。

    【孔寅洋和胡玉花拿着红旗,被众人推到中间。

    【阿根默默地蹲在一边。

    尤三贵:阿根!

    田阿根:老组长,什么事啊?

    尤三贵:三爷带你到东庄相亲去!

    田阿根:真的?!

    尤三贵:走!

    【田阿根随着尤三贵走去。

    【众凝视尤三贵远去的背影。

    【尤三贵乐呵呵地走在原野上。

    【第四集完。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淮剧论坛
    版权所有:盐城市淮剧团 地址:盐城市盐都新区乾坤南路1号 邮编:224005
    联系电话:0515—88438486 传真:0515—88406855
    Copyright @ 2011 盐城市淮剧团,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号:苏ICP备1000654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