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目集锦
· 古装剧
· 现代戏
· 折子戏
· 小淮戏
剧团荣誉

先进集体

个人荣誉
淮剧特辑
  • 此栏目下没有文章
  • 我们的团队
    ·国家二级艺术监督  徐建东
    ·国家二级作曲  周学伍
    ·国家二级演奏员  宋步宏
    ·国家二级演员  王 磊
    ·主任舞台技师  陈明
    ·国家一级编剧 陈明
    ·国家一级导演 蒋宏贵
     
    您现在的位置: 盐城市淮剧团 >> 剧目集锦 >> 折子戏 >> 正文  
    折子戏《探寒窑》选段
    盐城市淮剧团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4198    更新时间:2013-8-8

    淮剧《探寒窑》选段


    表演者 陈晓鸥 万贵霞
                朱焱秋 李卫东
                卞干嵘

    闻宝钏在寒窑
    身把病染
    急得老身冷汗遍体
    愁绪万千
    带足了银米
    登上车辇
    哪顾颠簸出得城垣
    一路之上
    犹如芒刺扎心尖
    恨不能瞬息把儿见

    行来已是寒窑前

    病卧寒窑身受苦
    窑外有人喊宝钏
    莫不是
    左邻右舍来探望
    莫不是西凉回来
    我的平郎夫
    再不是
    爹爹又来威逼我
    莫不是
    魏虎贼又来掀风波

    不想来了高堂母
    又是欢喜又心酸
    手拉窑门心已乱
    又只见
    生儿的娘亲站土坡

    娘啊

    昏花眼将宝钏
    仔细观望
    止不住伤心泪
    倾泻千行
    曾记得儿在家
    如花似玉
    现如今儿皮包骨
    又瘦又黄
    青丝发
    变成了稻草一样
    千金体竟穿着
    破烂衣裳
    看孩儿面憔悴
    浑身发烫
    儿啊
    扶病体儿出窑来
    虚汗汪汪

    在窑前
    拜老娘大礼恭上
    哎呀我的老娘呀
    千拜娘万拜娘
    儿也应当
    斑白发今已成
    银丝一样
    娘面上
    又新添皱纹几行
    出城来
    冒寒风将儿探望
    儿岂敢累老娘
    过分的悲伤
    休为儿身有小羔
    朝思暮想
    儿的病从何起
    儿哪告诉为娘

    恨只恨魏虎二姐丈
    说什么平贵夫
    命丧在西凉
    儿殊知
    那魏虎奸诈之谎
    到坡前
    言语颠倒举止轻狂
    追问他
    满口支吾无言可讲
    分明是传假信
    戏弄我一场
    老爹爹
    又派人逼儿改嫁
    因此上
    儿气恼卧病在床

    窑堂之内多凄惨
    顶上漏天四壁缺残
    风吹沙土往下撒
    儿在此处
    怎能把身安
    这三载
    并非是一朝一晚
    娘啊
    有破瓦能遮天
    何惧冬寒
    四壁残缺无所患
    有道是
    容穴身可安
    夏日暑气风吹散
    儿心凉爽不忧烦

    引为娘
    到你卧房看上一看

    窑角下不见雕花床
    唯有土毡一堆
    儿把稻草当枕席
    上无罗帐四无遮拦
    一条旧被早破烂
    千金体怎经受
    这样艰难

    稻草绵软似毡毯
    又何妨
    堆土为床窑为栏
    这旧被
    纵然千补和万纳
    本是平郎夫为我
    留在窑间
    是苦是甜儿已惯
    多年的娇养掌上看
    往日里
    高卧楼台多舒坦
    土脚床上睡方酣
    罗帐锦被多温暖
    破被败絮能御寒
    画栋雕梁逍遥府
    破瓦寒窑安如山
    孤身受苦
    堪悲啊叹哪
    誓志等待夫回还

    平郎本是英雄汉
    他日归来我不孤单
    相府豪华儿不盼
    愿将富贵只等闲
    请老娘莫再为儿
    多悲叹
    儿在寒窑心暖身安
    娘啊你当展笑颜
    儿染病
    有何人烧茶煮饭
    看光景
    儿三餐更为难
    领为娘
    到你厨下再去观看

    儿为何将娘来阻拦
    母女们叙谈已久
    天将晚
    请老娘
    出寒窑早把府还

    我的苦命宝钏儿哪

    见银花捧破碗
    心酸难忍
    儿有病
    吃的是野菜草根
    娘在相府儿贫困
    孩儿受苦娘心疼
    饥寒饱暖有谁问
    难怪你
    面黄肌瘦不象人
    儿啦儿
    贫病孤单难活命
    唯有你
    早早离开窑门
    此番随娘把相府进
    跟娘坐来跟娘行
    倘若儿父把话论
    各事都有娘担承
    伴为娘度过了
    桑榆晚景
    儿也有人照应寒温
    母女常聚乐天伦
    为娘百年归西去
    儿就是披麻戴孝人

    请老娘在上
    容儿奉禀
    娘啊
    再谢母亲爱儿情深

    曾记得
    儿抛彩球终身来定
    老爹爹
    大不该爱富嫌贫
    前门赶走薛平贵
    堂前逼儿另配亲
    平郎人穷志不短
    儿不贪富贵
    不贪高门
    爹爹一再把儿逼
    三击掌绝了父女情
    儿虽是熬气
    心酸万分
    想到后堂拜一拜
    儿的娘亲
    老爹爹呵叱不应允
    儿何曾忘却养育恩
    倘若老娘百年后
    儿愿做披麻戴孝人
    如果爹爹身亡故
    儿不到灵前哭半声
    非是女儿不孝顺
    只怪他
    把儿夫妻不当人
    打赌击掌逼儿出门
    娘要儿回府
    万难从命
    纵死寒窑瞑目甘心
    辜负了
    年迈老娘疼儿之心

    提起相爷无限恨
    亲生女儿当路人
    自古道虎毒不食子
    竟忍心割断骨肉情
    也不过
    所生姐妹人三个
    有道是
    十个指头个个疼
    如今逼儿又成病
    可怜你困守寒窑
    孤苦伶仃受尽折磨
    尝尽辛酸
    娘为儿
    夜不成寝泣不成声
    只恨你那狠心父亲
    熟视无睹充耳不闻
    回相府
    我要与他把理评

    老娘亲在寒窑
    双眉紧锁
    低下头
    频叹息老泪如梭
    承院公与银花
    一旁相劝
    这真是
    左右难难坏宝钏

    难道说
    让爹爹笑我志短
    难道说
    让魏虎戏我宝钏
    难道说
    让二姐耻笑于我
    难道说
    辜负了西凉平贵夫
    低下头来暗盘算
    儿愿随娘回相府
    绕膝承欢

    宝钏儿
    不送为娘心肠狠
    儿跪在窑内送娘亲
    儿既知孝道
    就该从娘命
    儿立志在寒窑
    甘守清贫
    可怜你孤身又染病
    儿纵然病死
    难移坚贞
    伏望老娘体儿心境
    恕儿今日难孝娘亲
    困守窑堂
    把平郎夫等
    有朝一日夫妻相聚
    求苍天保佑娘亲
    精神益壮齿落重生
    报答娘亲养育之恩

    娘哭儿来天地震呐
    儿哭娘来跪窑门
    催娘上路肝肠寸断

    我的宝钏呐
    儿啦 娘啊

    娘啊
    恨树木遮泪眼
    风传隐隐车声

    折子戏 打神告庙
    演唱 程红

    人心难测变幻难信
    不愿是真偏又是真
    薄薄纸签
    象泰山压顶
    笑声未止顿起悲声

    想当年
    穷困父又丧命
    可怜我
    卖进烟花葬父亲
    强颜欢笑涂脂粉
    多少眼泪肚里吞
    那一日弹唱豪门进
    归来大雪路难行
    一脚深一脚浅
    雪花滚滚
    顿见了雪地上
    倒卧一人
    顾不得风雪交加
    体寒冷将斗篷
    裹在他的身
    跌跌爬爬扶他进门
    一碗米汤将他灌醒
    焦桂英苦苦向
    鸨儿求情
    你这落难的书生
    雪中的亡魂
    才得以留院中
    苦读诗文
    深情相爱两年整
    每夜伴读到三更
    卖笑的银子
    任你花尽
    典去了首饰
    送你赴京
    临行前来到海神庙
    双双对海神把誓盟
    说什么百年伴形影
    恩爱夫妻永不分
    倘若得中官爵品
    我就是一品贤夫人
    山盟海誓多中听哪
    半年来
    双眼望穿等佳音
    等来了佳音
    当头一棒
    他有了新人忘旧人
    海神爷啊
    当日盟事你是见证
    今日之事你已耳闻
    难道容他如此欺心
    伏望海神大显威灵
    拿来王魁三挎六问
    将那贼子雷打火焚
    尸骨海底沉
    此怨方息此恨方平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淮剧论坛
    版权所有:盐城市淮剧团 地址:盐城市盐都新区乾坤南路1号 邮编:224005
    联系电话:0515—88438486 传真:0515—88406855
    Copyright @ 2011 盐城市淮剧团,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号:苏ICP备1000654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