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目集锦
· 古装剧
· 现代戏
· 折子戏
· 小淮戏
剧团荣誉

先进集体

个人荣誉
淮剧特辑
  • 此栏目下没有文章
  • 我们的团队
    ·国家二级艺术监督  徐建东
    ·国家二级作曲  周学伍
    ·国家二级演奏员  宋步宏
    ·国家二级演员  王 磊
    ·主任舞台技师  陈明
    ·国家一级编剧 陈明
    ·国家一级导演 蒋宏贵
     
    您现在的位置: 盐城市淮剧团 >> 剧目集锦 >> 折子戏 >> 正文  
    折子戏《金殿认子》剧本
    盐城市淮剧团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3307    更新时间:2013-8-8

    折子戏《金殿认子》

    人争气佛争香
    反目成仇见君王
    不服气不相让
    一路上怒火腾腾
    燃胸堂

    他设下圈套将我诳
    冒认封疆大臣
    太猖狂
    他出口狂言把人伤
    自恃功高
    不认亲身娘

    有凭有据信口雌黄
    莫要争来莫要抢
    先讲后讲都无妨

    一夜春雨草返青
    我安家父子
    状元天下闻

    本应该盈盈笑语
    日日庆
    哪知家中
    常闻叹息声
    万岁啊
    想当年家贫困
    微臣八岁卖自身
    老母寻儿跋涉苦
    瓦车蓬生下贤安禄金
    生不逢时难带领
    弃于车蓬苦万分
    二十一年无音信
    二十一年骨肉分
    日焚香夜念经
    盼重逢求神灵
    世上纵有灵丹药
    难解老娘九转愁肠
    思儿情
    庆功宴上
    见到王将军
    种种迹象疑是我弟
    安禄金
    观他形似父样
    观他容似母亲
    欲说凭是骈指
    要说据有牙痕
    算一算二十一春
    认一认安家根
    因此上
    设宴我把金龙请
    假山石畔隐母亲
    来认亲生
    有道是
    母子有天性
    我娘见他泪纷纷
    泼酒净手
    观出牙痕和骈指
    果然是娘
    日思夜想人
    娘见儿泪盈盈
    爹见儿喜万分
    见兄弟亲又亲
    合家庆喜临门
    安家生来王家领
    不容怀疑是真情
    哪知他骤然反目
    风波起
    不认父兄不认娘亲
    不讲人情不问原因
    反唇相讥出口伤人
    因此上
    微臣冒死来闯宫
    告他无情无义
    不孝双亲的狠心人

    万岁呀
    你莫要
    听他胡言乱讲
    他仗着才华
    编出了故事一桩
    万岁呀
    微臣口拙不会言讲
    我今天要
    诉一诉王家的衷肠

    我父亲王朝臣
    务劳经商
    古稀之年生下我
    惊动了四方
    众乡邻众亲友
    到我庄上
    庆满月摆酒席
    宾客满堂
    四邻八舍
    前去访上一访
    谁不知生养我
    是李氏亲娘
    这牙痕是娘亲
    咬在臂上
    这六指胎里带
    都说吉祥
    提起了老娘亲
    我热泪盈眶
    她为我遭凌辱
    关在磨房
    历尽沧桑
    微臣我赴边疆
    跃马战场
    老娘为我磨房受苦
    不见阳光
    日日夜夜把儿想
    白了头断了肠
    人世间哪里有
    这样慈祥的老亲娘
    想不到柳大人
    他心怀异想
    他把我诳进府
    出言颠狂
    他要我承认下
    是安家所养
    半地里又冒出了
    一个亲娘
    羞辱我封疆臣
    怎能来原谅
     
    岂容他
    诋毁娘出言无妨
    若不是
    我看在万岁情面上
    打他个
    落花流水家破人亡
    无奈何我
    暂且只得
    把怒火强压下
    微臣我敢冒万死
    来禀真情来把宫闯
    万岁面前奏上本章
    辩黑白明是非
    金龙赖圣上
    他们是把我中伤
    可丧天良抢占人子
    胡言乱讲莫非结党
    另有文章扰乱朝纲
    今日里望圣上
    能把朝庭正义
    来伸张

    二卿不必来争论
    孤王自有好章程
    各人回府把母请
    待孤亲自来辨真情

    孤王秉政四十春
    阅得奏本千千万万
    数不清从未见过
    柳王两卿上的本
    却是悲欢离合
    骨肉情
    一个富贵不忘贫时
    一个甘把村妇当
    母亲莫说
    文武闹纠纷
    休说家务小事情
    世上骨肉相残
    寻常事
    堪叹有子不养
    父母亲
    风尚腐败也是病
    自古道
    道德衰之害国政
    因此上
    收下二卿奏的本
    待孤王
    亲自来辨真情
    人间美德须褒奖
    母爱子敬万年青

    金殿传栌催得紧

    午门外来了我这
    衣衫未整不涂脂粉
    半百之人
    踏进朝门胆颤心惊
    安家势大何从顶本
    不如早日辞官
    回转扬州城

    千军万马儿不怕
    单枪匹马闯贼营
    何俱安家势力大
    是非定要分个清

    莫奈何
    娇儿与娘把路领

    前边来的是
    王家老夫人
    少到贵府去拜问
    想不到重逢同面君
    你与我麻布揩脸
    初相认
    炒过的核桃是熟仁
    想不起你忖一忖
    当年风雪在王家墩
    指路多亏王夫人
    一面情情意深
    情既深铭刻心
    我年迈难记当年景
    你我小桥之上
    迎面行
    你见我
    当时身怀已有孕
    多蒙你让双身人
    如今我的娇儿已成长
    又见你在
    瓦车蓬外抱着娇儿
    欢天喜地就拜观音
    夫人哪
    你寻子心切
    眼花头昏把人看错
    多谢你
    把我的娇儿领成人
    夫人你说话欠思忖
    纸糊的灯笼肚里明
    真人面前不说假
    假的难以说成真
    难怪我的金龙
    多气愤
    说你安家满门
    冒认亲
    夫人若是爱金龙
    我把金龙
    过继到安家门
    只要夫人肯承认
    寿保给你做螟蛉
    我劝夫人休顶本
    结成个
    通家之好加层亲
    夫人哪
    将人心比自心
    哪有把儿子送给人
    不是我的儿子
    我不认
    是我的儿才不让人
    金龙是我养
    金龙是我生
    夫人说笑话
    句句都是真
    既然彼此不撤本
    莫怪反目太无情
    同上殿面见君
    如实讲不留情
    你我二人当着万岁
    把来龙去脉讲讲明
    谁养谁领谁假谁真
    请当今皇上评一评

    臣妇本是淮安人
    随夫辞官回故村
    路过仪征丢盘费
    我夫得病难动身
    八岁娇儿名寿保
    为父治病卖自身
    我夫得知多气愤
    命我赎回小娇生
    寻儿寻到王家墩
    方知儿去太原城
    我又急又恨动胎气
    瓦车篷里养娇生
    我儿天生有六指
    取名就叫安禄金
    本想带儿一道走
    怎奈冰天雪地
    步难行
    臣夫沿路把草根咽
    血泡子哪能活得成
    哭天哭地无人应
    人到绝处想求生
    因此上
    我咬破手指
    把血书写
    弃儿车篷
    让他重投生

    又怕日后难相认
    在儿臂上咬牙痕
    母离子别二十年
    金龙正交二十一春
    生就六指有牙印
    枝枝节节
    不差半毫分
    越看越象越没错
    金龙本是安禄金
    因此上臣妇将他认
    实实难舍
    十月怀胎母子之情
    金龙不认我不怨恨
    他不知其中有隐情
    聪明不过圣天子
    臣妇说话句句真
    啊呀万岁呀
    要为臣妇作主
    把子认
    我结草衔环报圣恩

    万岁面前忙顶本
    臣妇把情由奏圣君
    家住扬州王家墩
    我夫名叫王朝臣
    婚配大娘未生养
    才把我李氏娶进门
    过门五年怀了孕
    生下金龙喜万分
    员外忙把瞎先生请
    将儿的八字算算真
    父子二人犯冲克
    青龙白虎难并存
    三枝桃木两枝柳
    一挂黄元就送星辰
    半夜三更就往东送
    四十九步才回程
    大碗摔掉十六个
    又在儿臂咬牙痕
    没有个母鸡不下蛋
    哪有个妇道不养人
    只准安家把儿子养
    王家不能养娇生
    安老夫子能作证
    他在我家教书
    有三春

    王夫人讲的
    是不是信
    安夫人
    讲的无有半点真
    金龙本是安家养
    金龙本是王家生
    安家养王家生

    两个母亲一样心
    真真假假如何辨
    孤王再问老爱卿
    你是王家老夫子
    金龙是你的贵门生
    他是王家养
    还是王家领
    秉公据实你
    奏寡人
    她二人
    为了夺词强奏本
    没想到
    叫我做个两难人
    若说是
    金龙是她家养
    我妻要担个欺君名
    若说金龙是她领
    万岁疑我有私心
    我主意一时拿不定
    还是中庸之道
    可立身
    万岁呀
    微臣在王家教书
    只三春
    是领养是亲身
    我也糊里糊涂搞不清

    清官难断家务事
    解铃还须系铃人
    心中寻思口中问
    你何月何日何时生
    养儿腊月二十九
    金龙本是除夕生
    二十九养除夕生
    通天监一查便分明
    不儿查不用问
    假是假真是真
    微臣有计探虚实
    金针剌血便分明

    叫内侍捧哪
    捧上金面盆

    二位夫人
    你们各自取金针
    若是骨肉血相凝
    不是亲生鲜血
    下水两边分
    我的母亲先剌血
    应当先让我娘亲

    金针剌血痛难忍
    娘亲你
    咬紧牙关忍一忍痛
    我心虚没有握针力
    娘亲你为儿
    何在这一针

    不剌血金龙逼得紧
    若剌血
    金龙就要属别人
    小小金针
    如同千斤重
    千针万针剌我的心
    剌我的心
    要我的命哪
    天啦

    母子分离
    就在这一针

    王夫人手拿金针
    珠泪滚
    小禄金还在
    苦苦逼娘亲
    同是母亲心何忍
    她爱禄金比我深
    万岁呀
    儿子我不认
    不认娇儿你罪欺君
    臣妇欺君之罪
    愿意领

    求万岁开龙恩
    莫降罪
    安夫人
    她为我儿不认
    她为我才欺君
    这情意啊
    比山高啊
    这恩德啊比海深
    扪心问实难忍
    君王面前说真情
    我是假她是真
    大仁大义顾凤英
    欺君之人就是我
    李氏王夫人
    莫怪难妇
    不承认

    只因我的苦情喽
    要比东海深

    为保家产才装假孕
    瓦车篷拾子胜得
    一斗金
    村前村后我去求奶
    日日夜夜我愿情
    一年三百六十日
    我费尽心
    今日安老夫人
    把子认
    我李氏怎能昧良心
    这血书跟随我
    二十载
    年年月月时时刻刻
    都贴我的身
    放在箱笼就怕人盗
    藏在磨房就怕人寻
    我老来无子虽然苦
    她骨肉分离更伤情
    我不抱什么怨恨
    不怕什么议论
    不计什么恩仇
    不计什么艰辛
    不怕什么绝后
    不论什么伤心
    但愿儿合家团圆
    骨肉重逢乐叙天伦
    朝拜问
    服侍双亲弟兄和睦
    各事如意各事顺心
    我纵然死在九泉
    瞑目甘心

    龙颜面前把血书呈
    原物还旧主人

    二十年一梦
    今日醒
    万岁面前明真情
    出胎就遭离别苦
    二十年两个母亲
    都碎了心
    今日里才把亲娘见
    难舍领身老娘
    万般情
    娘啊
    金龙虽是安家养
    倍感老娘
    沤心沥血万苦千辛
    领儿成人
    爱儿之情说不尽
    金龙怎会丢下老娘

    老人家权且等一等
    再拜生儿的老双亲
    娘啊
    你一番风雨将儿认
    我负荆请罪愧万分
    娘亲怀儿十月孕
    瓦车篷九死一生
    又还魂
    咬牙痕分明盼团圆
    留血书
    更见亲娘疼儿心
    二十年想儿想成病
    二十年思儿
    绵绵不断根
    难怪娘一见骈指
    深情难禁
    重见牙痕喜泪纷纷
    耳畔犹闻娘唤儿声
    慈母热忱儿心如冰
    怪儿任性伤害娘心
    不听相劝一意孤行
    出言不逊冒犯双亲
    孩儿今日先告
    忤逆罪
    请父母认下我
    这无义无情
    不孝不仁的安禄金

    今日娇儿将娘认
    心满意足
    多安宁
    从今后
    不改姓来不改名
    一切遵照血书行
    悲欢离合牙痕记
    三家并作一家人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淮剧论坛
    版权所有:盐城市淮剧团 地址:盐城市盐都新区乾坤南路1号 邮编:224005
    联系电话:0515—88438486 传真:0515—88406855
    Copyright @ 2011 盐城市淮剧团,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号:苏ICP备1000654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