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点淮剧
· 淮剧视点
· 论文发表
剧团荣誉

先进集体

个人荣誉
淮剧特辑
  • 此栏目下没有文章
  • 我们的团队
    ·国家二级艺术监督  徐建东
    ·国家二级作曲  周学伍
    ·国家二级演奏员  宋步宏
    ·国家二级演员  王 磊
    ·主任舞台技师  陈明
    ·国家一级编剧 陈明
    ·国家一级导演 蒋宏贵
     
    您现在的位置: 盐城市淮剧团 >> 评点淮剧 >> 淮剧视点 >> 正文  
    《烟村三月》细节的魅力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2452    更新时间:2012-3-29
    我们的戏剧要引人入胜、发人深省,首先需要在剧本结构的谋篇布局上统筹,从宏观大局来考虑情节的安排、矛盾的展开、人物的塑造、立意的开掘。但是光有这还不行,还需要微观上的巧构,注重细节的运用,使戏更血肉丰满、生动感人。

        细节,是文艺作品的血肉,是来自生活母体的活性细胞。细节,既包含人物行为举止、表情语言,也包括剧中出现的物品道具。一个作品往往因为有了独特的细节而获得艺术生命。陈明是一位善于运用细节的剧作家。他创作的大型现代戏曲《烟村三月》,以鲜明的人物形象和时代特色、浓郁的生活气息和诗情画意、独特的故事情节和细节魅力,荣获第四届江苏省戏剧文学奖一等奖和第七届江苏省锡剧艺术节优秀编剧奖,并已入选2005-2006年度江苏省舞台艺术精品工程精品剧目。让我们走近陈明笔下的艺术世界,浏览《烟村三月》的江南春色,去领略画龙点晴的细节魅力。

        一只香袋,构成情节的链条。大幕拉开,小雨——一个流浪儿的形象出现在观众面前:她蓬首赤足,衣衫不整,脖子上挂着一只香袋,尾随着说书人田茂林回家。田茂林的儿媳玉兰一见小雨就欲收留她。玉兰表面上是遵从“忠厚传家远”的家训,认为“这么做也是行善积德”,实际上有自己的算计:刚开张的玉兰茶馆需要公爹说评弹招徕顾客,“要是将来这小丫头和公爹来个老少搭档唱评弹,茶馆能不爆棚吗?”后来,田家人从小雨的香袋中发现她母亲的遗书,才知小雨是艾滋病患者的遗孤。此刻,小雨的命运发生陡转:玉兰出尔反尔,坚决反对收留她;而田茂林却从反对玉兰收留、利用小雨到执意要留下小雨……全剧紧紧围绕小雨的去留问题铺排情节、展开矛盾,而香袋则成了小雨起伏跌宕的命运际遇的转折点和戏剧情节发展的连结点。身份的暴露使小雨不得不离开田家。是田茂林在菜花地捡到了失落的香袋,找回了小雨,给了她一个家。但是,当村里人像躲瘟神一样躲避小雨,玉兰茶馆因此关张,一家人因而她争吵失和时,她两次被迫离家出走。香袋又成了思念亲人、抒发情感的寄托。如小雨第二次出走,玉兰冤枉她偷钱之事澄清后,先敬她三杯酒道歉,后诉说因收留她遭受社会歧视的痛苦,求她离家。小雨从香袋中取出了钥匙还给玉兰,走出了家门。风雨之夜,电闪雷鸣,小雨奔跑在水乡泥泞的小路上。她听到了田爷爷的呼唤声,心情复杂,想见又怕见,有家亦难回,进退皆无路,去留欲断魂。她手捧香袋,百感交集,唱出了满腔辛酸,唱出了心中对亲人的思念对家的向往。最后,全村人在湖荡芦苇滩找到了奄奄一息的小雨,只见她掏出香袋,里面珍藏着为玉兰治病的九颗珍珠。面对她的真诚,玉兰震撼了,全村人震撼了。香袋寄托着情义,化解了矛盾,并把剧情和情感推向了高潮。

        两件夹克,引发冲突的契机。玉兰初见小雨,就把一件式样与儿子南南相同的夹克衫送给了她。一是表现了她乡村女性善良的本性:“唉,她是个孤儿。你们看,这孩子穿上这件衣服,和南南站在一起,活像一对龙凤胎了。”二是刻画出玉兰精明的性格,她留下小雨的打算是:“将来南南上学有个伴,我们老了还多个人照应,等于多买了一份养老保险!”然而风云突转,为把小雨赶出家门,玉兰想方设法找机会。她发现自己的衣袋内少了50元钱,恰好又在小雨的夹克衫里翻出了50元钱,便认定小雨是小偷,要将她赶出家门。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使小雨感到意外,连要保护她的田茂林也震怒了。就在这关键之时,南南来了,说出了真情:50元钱是他拿的,还打了借条。作者用两件式样相同的夹克衫这一细节,制造了一场戏剧性的误会,激化了戏剧人物的矛盾冲突,同时又刻画了人物的性格,取得了一石二鸟的艺术效果。

        三本图书,丰富人物的塑造。戏剧创作的过程,是剧作家选择准确的细节,把人物性格塑造得生动、真实、丰富的过程。玉兰的丈夫阿根,自小雨进家之后,就没过一天安稳日子,处在“老鼠钻风箱——两头受气”的境地。在对待小雨去留的问题上,阿根既不敢得罪父亲,又不敢得罪妻子,从不正面表态,而以他独有的方式周旋于父亲与妻子之间。当妻子下最后通牒逼着他去说服父亲赶走小雨时,阿根不紧不慢、不急不恼,拿出介绍防治艾滋病的图书和宣传画,忽悠妻子:“他是我爸,我既不能打,又不能骂。让他学习,白天学,晚上学,往死里学!这张宣传画,我贴到后屋去,让他白天看,晚上看,往死里看!”说得玉兰激动不己。阿根又有同样的方法,送同样的书、说同样的话,忽悠得父亲舒心大笑。后来,竟然出现了田家公爹和儿媳每人手里都拿着相同宣传资料的喜剧场面。阿根送书送画的举动启发了田茂林,他编写了一段弹词开篇,又挨家挨户送书送画,宣传防治艾滋病知识。三本图书一段戏的细节,生动地塑造了阿根善良懦弱却外憨内秀、外柔内刚的性格特点。

        四用三弦,深化主题的内涵。细节的作用,不仅仅在于沟通人物之间的联系,增加人物的真实感,还可以强化主题思想,使时代精神得到充分的反映。主人公田茂林以评弹说唱为生,他把手中颇有来历的三弦奉为镇家之宝。三弦,是他的职业依靠,而刻在三弦之上的“忠厚传家远”五个金字,他更是视若祖训、刻骨铭心,是他的精神依托、灵魂所在。全剧四次运用了三弦这个中心道具。他用手中的三弦弹奏出人间的悲欢离合,呼唤着人间最美好的东西——忠厚、善良、仁爱。他对小雨由怜悯、同情到关助、关爱,把她当做亲孙女看待。南南要小雨举靶,用弹弓误毁了三弦上的金字,也打伤了小雨的手,引得从未对孙子发过脾气的田茂林大发雷霆。他并不是心痛被损坏的金字,而是痛感小雨的人格没有受到应有的尊重。由于儿媳玉兰的冷落歧视和刁难干预,小雨被逼出走,田茂林气得砸断三弦,仰天长叹:“忠厚传家远”这五个字,我田茂林不配!使玉兰受到震动和转变。当小雨拿她母亲临终前珍藏的50元买来金粉、修复了三弦上的金字时,也修复了田家亲人们的亲情。这正是:抚琴,高山流水;伤琴,曲径通幽;砸琴,峰回跌宕;修琴,柳暗花明。围绕三弦所精心设计的情节和细节,可谓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深化了《烟村三月》的主题思想,增强了艺术感染力。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淮剧论坛
    版权所有:盐城市淮剧团 地址:盐城市盐都新区乾坤南路1号 邮编:224005
    联系电话:0515—88438486 传真:0515—88406855
    Copyright @ 2011 盐城市淮剧团,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号:苏ICP备10006542号-2